苍海荒岛 - 第八卷 黑血沸腾_第58章 美酒美女温柔乡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二根大绳从桥上放了下来,我握着上升器想往上攀,可崔精卫却让我将一根绳扣在腰上的铁扣上,拉着另一根向上攀。上升器我会用,但在这些战争精英面前我变成了弱智儿,因为根本不用我攀,我是被郑文学几下就拉上去的。

    接下来,郑文学双手据枪顺着栈桥一点一点躬身接近西侧洞口,并控制了那里,而崔精卫也已快速攀了上来。我们快速接近西侧洞口,与郑文学汇合。洞穴阴森,向里延伸约四五米,前方出现一道涂着紫色防锈漆的大铁门,门顶巨石上镌刻着四个黑色隶书大字“阴曹地府”。门上挂着防水黑锁,用钳子撬不开,崔精卫用手枪“砰”“砰”两枪,锁被震开了。

    两人双手据枪,郑文学推开门快速闪进去,手电光下里面是一个干燥的过道,约有十余米,过道两边的地面排列着无数空酒瓶或空木箱。过道的尽头又是一道铁门,上面挂着一把方形铜锁。郑文学故技重演,同样用子弹“砰砰”震开锁,将门推开一条缝!

    崔精卫单腿跪在过道地面,用枪瞄准过道尽头的铁门。我蹲在他身边,也用枪瞄准前方。或许感觉有人用枪指着铁门,刚将门打开一条逢的郑文学身体突然轰然后倒,“砰!”枪声跟着响了,如炸雷一般。我感觉火花一闪,象有一个滚地雷在我眼前或头顶炸裂,子弹打在我身边的铁门上,跳跃着又击中石壁,一路火花四溅。

    我魂飞魄散,其实崔精卫一直用身体挡着我,郑文学则已经直直地面朝上轰然倒地。原来是一个女人在门里用枪指着他,崔精卫手里的枪跟着“砰”地响了,子弹直接命中妇人眉心。如此近距离,妇人象被电击了一般娇小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双臂一软手枪落地,跟着慢慢软瘫卧倒在地。

    郑文学翻身而起,双手据枪快速闪进大门。我和崔精卫也快速跟过去,看一眼这个女保镖,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儿,蜷在地上那身躯很小。她穿着冷库工作服,眉心一个小眼,脑袋扭到了一边,后面天灵盖几乎都被掀掉,脑浆与血红中带白溅了一地,真是惨不忍睹。

    此时郑文学与崔精卫已经进入地府厅内,正一一检查地府走廊两边二道铁门内外的各个房间,确定没有威胁后,两人收起枪委糜地坐到厅内的沙发上。郑文学拿起茶几上的zip打火机和一包英国的长剑牌香烟,扔给我一支,他两人便贪婪地吸了起来,神态很享受的样儿。

    从黄泉路至阴曹地府,一场生死之战,对我而言是生生死死几回回,惊险万分。可在这些从战场上幸存下来的退役士兵们眼前,这种与贩毒分子的较量,只是很小烈度的战斗,完全小儿科。

    我点着烟,细看地府厅内不禁大惊。眼前没有奇形怪状、凶神恶煞的阎罗小鬼,而是装修简单、设施齐全、正正经经的房间,算得上一个地下宫殿。地府精致的小厅二十多平方,沙发、茶几、柜子应有尽有,洞穴内完全用厚木板,分隔成了厨房、卫生间、几间卧室和其它办公间,冰箱、彩电、洗衣机、电话等工作、生活设施齐全。

    地府铁门外的走廊两边,是工作间和保镖的卧室,走廊内的房间就是杨二狗的地下栖身、起居之所,厅内沙发上放着女人的一件红色棉睡衣,式样很时髦。茶几上甚至还放着《大众电影》《花城》》《读者文摘》和《知音》等刊物,一本《唐宋诗词选》,旁边是两盆水果,香蕉、桔子、葡萄清新诱人。

    角茶几上放着一个托盘,里面是一瓶张裕葡萄酒,两个高脚酒杯。托盘后面靠处,放着一瓶墨汁、一撂报纸和两支毛笔。报纸写满了毛笔字,是练字用的。展开最上面的一张,上面用楷书写着一首词:“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恼人风味阿谁知?请君问取南楼月。记得去年,探梅时节。老来旧事无人说。为谁醉倒为谁醒?到今犹恨轻离别。”

    字迹柔美娟秀,没李枫云、李珉、张婶写得好,但一看就是女人的手笔。

    阴曹地府肯定不是这样,这是美酒美女温柔乡!

    这可是地下数十米,看样子生活还不错,神秘的杨二狗一定没少住在这里。而在报纸上练字的人,我第一感觉就是顾晶,这个小少*妇一定活着。

    这感觉让我心里舒坦了些,舒舒服服地长吸一口烟,并将胸中的所有疲惫、恐惧、不安都悠悠吐出。墨蕊对顾晶照顾得不错,这不象是地下洞穴,分明就是一个功能齐全、气氛温馨的居家。对了,既然活着,那顾晶在哪?反应过来我才没忘了仼栐隶交给我的正事。

    但这个问题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崔精卫指了一下房间,并剥了一个桔子给我,自己与另一头牲口也都快速剥着大个的糖桔往嘴里猛塞。他们一连吃了两三个,说明那个可怜的女孩肯定就在房间里,而且应该安全。

    吃了桔子,又连着两个香蕉下肚,我顿时感觉体力恢复了些,湿漉漉的身上也就有了点热量。杨二狗真是变态至极,在地下几十米的洞穴内,营造出这么一个可人的小窝,抓来女子供他淫*戏*玩*乐。大毒枭有今日无明日,醉生梦死,只能靠女人与酒糟麻醉神经,靠幻觉短暂地忘却恐惧,这种徘徊在死亡边缘、没有希望和梦想的人生,与行尸走肉一无异处。

    看着眼前这一切,几个月前在处罚荆拥军后产生的联想更强烈了。杨二狗可以在地下建一个堡垒一样的阎王殿藏娇享受,躲避警察的追捕,那么手里资源更多的庄西风,难道就不会在某在废弃的、现在人们所不知的地下防空洞里,也弄这么一个香巢囚禁李珉么?!

    大战之后,郑文学和崔精卫正在恢复体力,我站起身,正要挨个房间寻找顾晶,郑文学却附耳小声提醒我,“李总,危险未消除,不能激怒保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