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八卷 黑血沸腾_第57章 绝境突击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防弹背心很沉,但战术背包有浮力,等我们三人快速从水底浮起,空气中弥漫着销烟味。生死关头,我快速换气,并捧着另一人的脑袋,让他鼻子露出水面。另一人则快速拖着我们两人在黑暗中游向桥桩,并用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

    洞穴内一片黑暗,影影绰绰能看清,高空黑黝黝的桥面已经成了断桥。桥灯全部熄灭,桥面上正有人在我们头顶用手电向水面搜索。

    来不及戴夜视镜,眼睛已经适应黑暗,现在我看清了,在撞击中昏迷的是崔精卫,他为保护我始终滑行在前面,脑袋撞在桥栏上仍在昏迷中。但由于在水中我度给他的那口气救了他的命,他鼻子和嘴里并未进水。

    郑文学如一条潜伏在水面的鳄鱼,平躺水面,手中枪瞄准桥面。此时桥上手电光光晕黯淡,一闪一闪的,正在检查一个一个桥桩下。我搂着崔精卫,先向他嘴里长呼进一口气,然后捏着他的鼻子,与郑文学一齐轻轻沉入水下。崔精卫仍没醒,在水底下我又向他嘴里度了一口气。

    果真是鬼门关,如此大的爆炸,东侧洞穴半空的奈何桥肯定被摧毁了,洞穴难道还有另外的出口?我心里在快速思索着,怀里的崔精卫动弹了一下,他没有胡乱挣扎,只是用手捏一下我腋下,告诉我他醒了。

    到底是受过严格训练的陆军侦察兵,神智昏迷之时,也是生死一瞬之间,完全是凭千锤百炼后超级强大的潜意识,在水面之下控制着自己没有张嘴拼命呼吸。否则一旦水被吸进气管,他瞬间会被呛死或憋死!

    水面光影显示,手电光终于移开了,又开始搜索下一根桥桩。我们一齐慢慢浮出水面,郑文学水性极好,他脚踩着水身体纹丝不动,用手枪瞄准着桥面,我用手势问崔他能不能坚持。他伸出左手向我示意,表示自己不碍事。

    头顶上空栈桥的桥面也被炸掉一截,现在我们已经被断裂的奈何桥封闭在西边的洞穴内。如果是普通人,可能徒呼奈何,已经陷入绝境。肖乐、周虎、余伯乐处在爆炸点正中间,他们为了救我现在生死不明。我碰碰郑文学,想搜索黑暗的水面,或许他们会被爆炸掀翻到西侧洞穴内。但崔精卫用手势制止我,并摇摇手,意思是他们不会有危险,而且位置在东边,应该会在那边洞穴内落水。

    脚下踩着水,桥面和西侧洞口共有三支强光手电仍在搜索水面,现在我们必须自救。我也学着郑文学、崔精卫身体紧贴桥桩,只留一点脑袋露出水面。眼睛已经快速适应了黑暗,但对讲机浸了水,耳机里毫无动静。在这个封闭的地下世界,也根本没有信号。

    桥面上的人检查完毕,两人点起烟似乎在争论着什么,西侧洞口内的那个人也不再搜索水面。或许他们以为大爆炸已经消灭了侵入者,三人完全放松了警惕。现在,崔精卫举枪依然瞄准着桥面上的人,郑文学则转身,左手扶着滑腻的桥桩,右手据枪瞄准西侧洞口那个或隐或现的烟头火光。

    准备突击了,但距离太远,能见度太低,我担心他一旦打不准,对方只需一支冲锋枪,我们将再无机会爬上桥面!

    他们在寻找战机,准备一击必中。我也掏枪指着桥面,但郑文学却示意我不要开枪,这让我心里感觉失落。千锤百炼,让西毒、北霸天、路阎王丧胆的李三石,在这些陆军精英眼里,我完全是个受保护的对象。

    现在上方的人以为我们都死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桥面离我们不过十五六米,但现在从下往上看,象是在黑黝黝的高空,崔精卫能否击毙俩人让我也感觉玄。而我们离西侧上方石洞口,足有四五十米,从水面看十分遥远,我更替郑文学捏着一把汗,却被要求不需要帮忙。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洞穴内除了头顶和四周泉水的“叮咚”声,十分安静。桥面两人正在往回走,一人高声喝问,“电话到底打通了没有?”回音很大,嗡嗡嗡的。西侧洞口内烟头亮点闪动处,一人站在桥栏边正哗啦啦地向水里滋尿,并骂道,“通了呢狗*日的,但是一直没毬人,陈琪琪这个女流氓不定又搂着那个小白脸插得爽呐……”

    桥面上的人闻骂声哈哈狞笑,但骂声未毕,郑文学的枪响了!

    “砰砰!”

    连续两枪,象惊雷在我耳边爆裂,惊天动地。西侧洞穴内栏杆边正滋尿的人一声惨叫,“扑嗵”一声从高空掉落水面,“轰隆”一声,溅起巨大的水花。

    “砰砰!”

    几乎在郑文学开枪的同时,崔精卫的枪也响了,也是连续两枪。桥面连续惨叫,有一人“轰隆”栽进水里。但另一人仅是负伤了,在桥挣扎着开始向桥下胡乱射击,子弹打在我们身边二三米远的水面,溅起一片小水花。

    崔精卫和郑文学“砰砰砰”向头顶的桥面连续射击,悬在高空的这个歹徒也跟着中枪落水。就掉落在我们旁边,“轰隆”一声,溅起巨大的水花,我被呛了一口水。崔精卫、郑文学却丝毫未受影响,他们仍聚精会神地举枪瞄准着西侧半空中的洞口。

    但那里再无动静,只到确认安全,郑文学收起枪,从自己背包里拿出挠爪,“咚”地一声向上掷去,挠爪准确钩住桥栏,他试了一下已经吃力,便手握上升器手脚并用向上攀去。

    崔精卫则一直举着手枪,瞄准着西侧半空中的洞穴口,为郑文学提供掩护。二人从始自现在,配合默契,压根不需要个手势示意一下,就知道对方要干啥,让我叹为观止,对中国陆军的崇拜之情油然而生,也恨大流氓李三石名声太臭,特*么哪里捞得到当兵啊!

    此时郑文学如灵猫一般一点一点攀到了桥板处,然后手抓桥面木头卷身翻了上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