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八卷 黑血沸腾_第55章 奈何桥上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他的邪恶嗜好是混迹芸芸众生中,在不经意间蓦然回首,发现能让他心灵颤抖的美貌良家少*妇,定要捕捉来玩上几个月,玩腻了或怀孕了,就会残忍地弄死她们,再取下肾食用,尸体就埋在这房子下面的地道里,有时也沉海。

    “取下肾?二狗果真吃人的肾?”

    “是真的,提起这事我就恶心。那牲口是炖着煮着或炒着……吃,有时他睡我这,我总害怕睡着后他会抠出我的肾吃,魔鬼!”墨蕊说这话时,身体不为人知地哆嗦了一下,显然说起她的主人她也十分恐惧。

    我捕捉到了她眸中瞬间即逝的恐惧神情,不禁毛骨悚然,头皮一阵发麻。

    墨蕊又解释说,这房子下面的地道,是文*革期间“深*挖*洞、广*积*粮”时挖的地下防空洞改建的。这里是海防前哨,悬崖下原就是两个并在一起的天然大洞,因此防空洞修得很大,能躲几千人呢,拉炮的汽车能直接开进去。前几年镇里建冷库时,上面建成露天货场,防空洞就成了地下洞穴。后来杨二狗霸占了她后,便从室内打通了防空洞,打通黄泉路,建了奈何桥,凿通鬼门关,在地下几十米深搞了个阴曹地府。

    黄泉路,奈何桥,鬼门关,阴曹地府!

    万恶的杨二狗,仅这些名字就让我感觉瘮得慌。看一眼众人,这些在南疆出生入死的退役士兵,神色都与我一样感觉迷惑。杨二狗果真有先见之明,他已经一命呜呼,去了他该去的地方。但这个消息我们没有告诉这个女人。

    肖乐好奇地问,“为什么取这么不吉利的名字?”

    墨蕊苦笑,道,“贩毒的人见不得阳光,就是没被抓住也一只脚迈进地狱了。二狗总说他就是地狱里的小鬼,干的就是索命的买卖,活一天都是赚的。将来他要移民美国,到唐人街去打下一片地下,当人上人……”

    周虎问,“你好象希望二狗倒台?”

    “当然!”或许看出我们都神情有异,墨蕊惨然一笑,“有啥不好理解的,虽然被逮住我肯定也活不成的,但我还是巴不得你们弄死二狗子,那是头恶魔!”

    贩毒团伙内部似乎有问题,杨二狗难道已经控制了墨永,但墨永在三清山海滨这一带可是大人物啊,这是咋回事?于是我又问她,“你毕竟是墨永的妹妹,二狗霸占你,墨总也不闻不问?”

    “咳说他干吗!”

    墨蕊毫无遮掩,将知道的都说了,“我是爸的私生女,低人一等。我爸死后,我大学毕业回来,哥原就不待见我。但他现在自己也自顾不暇,他的海霸公司也早让二狗控制了,枪口就顶着后脊梁骨,他也在想着咋脱身呢!”

    “你和杨二狗贩毒,墨永是不是也参与了?”虽然明知道墨永本就是毒枭,但我还是问道。

    墨蕊道,“没有没有,我哥与二狗不对付,这脏活他真的没参与。”

    此时外面风雨声依旧,涛声轰鸣,但天已经渐渐亮了。时间紧迫,肖乐让墨蕊打开地道门。她不知摁了啥地方,大床慢慢挪开了,床下的石板无声地向两边分开。

    看一眼黑洞洞的洞口,她提醒道,“下面地形复杂,不熟悉的人进去很危险,还是我带你们到阴曹地府走一遭,跟紧我哦……”

    从逃跑被捉回开始,这个叫墨蕊的女人就十分顺从、配合,我和肖乐、周虎等人并未对她放松警惕。或许这声不合时宜的“哦”见让我们露出不信任的神色,她又伸出手道,“我懂法,五十克就得死,既然被抓住了我肯定是死。既然自己活不成了,索性帮帮底下那个可怜的妹妹。不放心你们捆上我手吧!”

    这太合情合理了,但为稳妥起见,余伯乐还是用绳子将她的双手捆上。肖乐通过对讲机向周小平和赵一龙、张功成通报我们即将搜索地下暗穴,命周小平、赵一龙严守外面下水道出口和周边区域,令张功成进入小院控制洞口,并随时准备组织支援、接应我们。

    安排完毕,郑文学、崔精卫、余伯乐走在前面,我和肖乐将墨蕊夹在中间,周虎殿后,我们顺着台阶走下深深的地洞。

    台阶很深,湿渌渌的,两边的石壁上都歪歪扭扭地刻着“黄泉路”三个黄字,让人感觉这黑暗的地洞,这个象倾斜的走廊的石阶,真的是通向地狱、坟墓。余伯乐想找开关,墨蕊主动揿下洞壁上的开关,于是一溜灯亮了,呈四十五度一直向下,深不见底。

    墨蕊解说,这个斜井和台阶都是二狗子派人组织工人凿的,利用的也是当年挖的防空洞,将过去的铁扶梯锯断,改凿了脚蹬台阶。顺着斜井一般的黄泉路向下走了约三四十米后,突然进入一个空间巨大的洞穴内。台阶正通到洞穴的半腰,连在一个由人工建筑的大型木头栈桥上。

    桥头竖着一块湿淋淋的木牌,上面写着“奈何桥”三字。

    奈何桥的桥面两侧有扶栏,上面一排路灯一样的灯光影影绰绰,光晕昏黄,通向西侧洞壁上一个石洞内。几十米远,光线朦朦胧胧,很难判断这个洞穴空间的真实大小,感觉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小,仅奈何桥高高的木头桥桩就有四五个。桥下黑漆漆的,水滴的“叮咚”“叮咚”声此起彼伏,幽远清脆。

    三清山上有的是大型木材,但将这些巨木弄进地下洞穴,再搭建起这座栈桥,这工程量可真不小,当年二狗子可是下了大功夫。栈桥都用涂了沥青的防腐木头搭建,扶手上每隔几米便有一个亮着的灯泡。灯光变得柔弱,四周朦朦胧胧,黑黝黝的看不到尽头。黑暗中除“叮咚”“叮咚”的水滴声,洞壁上似还有隐隐“哗啦啦”的流水声,隐隐约约。栈桥下的大洞穴内似乎都是水,水面倒映着桥上的灯光,桥板离水面约有十几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