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八卷 黑血沸腾_第54章 墨家老巴子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水太深车死火了,么的这倒霉的天气……”郑文学胡乱嘀咕着,伸手一把扼住他的咽喉放倒了这个毫无警觉的保安,伞落地旋即飘在院中水流上打着转儿。

    保安身后一条骨架高大、身子精瘦的猎犬无声地扑了出来,崔精卫已有防备,他身子一闪一道寒光闪过,已经抹了它的脖。狗借着巨大的惯性扑到院外的雨水里,双腿蹬地挣扎扑腾打着圈儿战栗着。

    内保组交替掩护,一拥而入,郑文学、崔精卫快速扑进两边各两间厢房,里面只传出轻微的打斗声和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的惊叫声。肖乐、周虎蹲在院内的正屋高大的瓦屋前,侧据枪对着门。郑文学和崔精卫刚从厢屋内闪出蹲到院内的雨水中警戒,余伯乐和周虎便扑向正屋门。

    但就在此时,正屋上头房、下头房的灯一齐亮了,门吱呀一声敞开,露出一个女人秀发零乱的脑袋,旋即缩了回去并将门闩上。周虎和余伯乐未做停顿,两人纵身而起撞向窗户,随着“轰轰”“哗啦啦”一阵巨响,木头窗棂和玻璃都破撞破,在玻璃的碎裂声中他们穿过窗子翻进屋内。

    跟着“砰砰砰”三声枪响,枪声在风雨声中显得那么微弱。余伯乐打开了门,灯光下一个穿着红色内衣的女人已经被击毙,手中枪还冒着烟。周虎胳膊上受了轻伤,郑文学要给他包扎,他摇了摇头道,“擦破点皮没流血,有地道,搜查入口!”

    清代遗存下来的柜式雕花大木床上,蚊帐内毛巾被和枕头还是热的,室内散发着淡淡的女人的气息,但人却不见了。余伯乐、郑文学和崔精卫将上头房仔细搜查一遍,这是完全石头墙壁,用涂料抹成淡雅粉红,那格调有点女人闺房的脉脉温情。石板地面,石缝里都有灰尘,没发现地道入口在哪。搬开大衣橱和五斗橱、化妆台,墙面上都无地道入口的痕迹。

    天都市地下主要是花岗岩地理结构,三清山和牢山出高品位的花岗石,海底部分则出晶莹剔透的绿石。墨氏到底是这一带的豪户,小院采用了最为昂贵的花岗岩装饰,设计师在简朴中营造了舒适却奢华的环境。周虎和肖乐打着手电,开始一点一点检查墙壁上的石块。但墙上的方形石块形状都一样,没有一块是能活动的。

    “应该在石板下面,找机关!”这建筑水准不低,古人的智慧和现代装饰设计师的技艺完美结合,确实令人惊叹。就在此时,张功成押着一个身着睡衣、赤着脚、垂着脑袋、长发遮面、浑身湿淋淋的年轻妇人,从院内走了进来。

    故技重演,杨二狗在紧急关头能顺利翻墙逃跑,这个墨蕊则是通过地道逃跑,总之都是留着后路。毒贩们做着这个杀头的买卖,为了与缉毒警察周旋,真是费尽了心机。她是被赵一龙和周小平的人在下水道口捉了个现形,象抓小鸡一样给拎了回来,现在那个下水道口仍处在平安安保的保镖们控制之下。

    这是二十七八岁的妇人,粉红的睡衣轻薄透明,原来这妇人喜欢裸*睡,我们的袭击太过凌厉,院内的动静惊动了她,出逃太仓促,小衣也没来得及穿。她低垂着脑袋站在我面前,瀑布似的长发遮盖住了眼睛,几乎裸露着的肩头莹白如玉,微微颤动着,一双性感圆润的大腿线条分明。

    想起三年前正月初七那个冰冷的寒夜,李珉也曾和她一样从地道内仓皇逃命,便让我对这个妇人多了一丝怜悯。

    “穿上衣裳!”我轻声下令。

    妇人遵令飕地穿上内衣,一条黄裙子套到身上,又拿起一件粉红色的绸缎衬衣披到睡衣外,眨眼间便完全遮挡住了自己的身体。她的动作很有女人味,似乎有股奇特的韵味,让我有一丝翩若惊鸿的感觉。

    周虎、余伯乐、郑文学、崔精卫和我的感觉应该一样,他们也都有一股惊艳的感觉。文静腼腆,体态丰腴,举止如大家闺秀般的妇人,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能牵动着男人的视线,引发男人的爱怜。这样的妇人本应相夫教子,成为一个家庭幸福和欢乐的中心,可她现在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毒贩!

    换好衣裳,她拢了一下秀发,双手交叉握在小腹前,低垂着脑袋,转身面向我。我抱着臂,手里打开了录音机,问她,“你叫墨蕊?”

    秀发遮住她的脸,柔声回答道,“是,我是墨蕊。”

    “你是杨二狗的上家,还是下家?”

    “以前是上家,现在是下家!”

    妇人与杨二狗完全不同,有问必答。

    “毒品从哪来?”

    “从泰国经香港再到广州,具体过程我说不上,都是杨二狗负责。”

    “中转站在哪。”

    “用渔船运到小栳岛外的山岬角,二狗接收后,再由我转分各下线。”

    “抬起头说话,杨二狗的上家是谁?”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听说是一个在香港的台湾人,外号叫刘蛇头,是香港义群帮还是14k的人。具体我说不清,真的不骗你们,都是杨二狗与他交接,二狗从不让我接触到他。”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似乎害怕我误解她不说真话。

    “顾晶在哪?”

    我忽然问起那个失踪的女孩。

    “就在我这呀,下面的阴曹地府里。哦原来你们是为这个来的呀,杨二狗把她一直关在这,我对她挺好的。这两天一直下大雨,她有点想家,中午我还在她那吃的饺子,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她。”

    “阴曹地府?”

    “咳,二狗很邪,他是给下面那地洞起名阴曹地府。”

    完全出乎我和周虎意料,这杨二狗果然是邪人,我们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妇人似乎很体贴人,对我们也毫无抵触。

    接下来她非常配合,她说她原是杨二狗的上家,但丈夫跟二狗子出了一次海,就失足淹死了,她也被二狗霸占,现在其实就是替二狗贩毒赚钱、泄欲的工具。她介绍说二狗子不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