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八卷 黑血沸腾_第53章 二狗老巢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周娣俏脸绯红,十分尴尬,象不守妇道、红杏出墙被丈夫捉奸在床一般。她拢了一下零乱的秀发,冷静地对余伯乐道,“绑了,堵上嘴,关下头房。我明天早上再放他。”

    余伯乐得令,象老鹰叼小鸡一样捆上周海军双手,用毛巾堵上他的嘴。

    吵成一团的室内顿时安静了不少,现在只剩下风雨声和婴儿的啼哭声。到底当年是跟着牛娲混社会的小太妹,周娣一句冷冷的“捆上”让我忧上心头。周海军可是她的丈夫,眼前的一切再明白不过,她活得不好,我雨夜登门也给她带来了灾祸,事后她一定得受这个牲口罪,甚至会生不如死。

    为周娣考虑,我不得不走到下头房,对周海军打预防针,“周海军,我和周娣是‘同学’,也是姐弟,我真的有急事来求你们,可你竟然羞辱我和周娣。你最好记住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欺负她,骂一句我敲你一颗牙,敢动手我剁了你炖熟喂小岛,老子说话从来算数,不信试试!”

    墙角昏黄的白炽灯晃晃悠悠,周海军眼里冒火,但在我的逼视下他还是低下了头。

    上头房内娃儿仍在哭闹,门外风雨声喧嚣一片。回到正屋,周小娣小声告诉我墨蕊家住址,说是往东走到海边,海霸公司大院东边是一座冷库,再东边紧靠冷库有一座有钱人家院子就是。还说那院子过去是墨廉的家,墨廉死后,就一直是墨家老巴子墨蕊一个人住,平时她哥墨永和村里人都不和她走动。

    外面风急雨狂,里屋女婴在哭闹,她想带我去我拒绝了。

    我转身急着要走,这个当年少管所女生二队的队长却又叫住了我,柔声责问道,“石头,墨蕊神秘兮兮的,跟村里人都不走动,你为啥去找她啊?”

    我知道她想提醒我,少与墨蕊这样的妇人来往,便看着她小声解释道,“你甭乱操心,墨蕊可能是杨二狗贩毒团伙重要成员,我们是替天都市公安办事呢,小弟我啥时走过歪道?”

    “啧,德性!”她抬起头,小脸红红的,秀眸中带着疑问,小嘴里象当年一样啐了一声,道,“反正你最好别和那女的啰嗦,听姐一句!”

    她并不相信我的话,大流氓李三石,铁道帮大哥,向来是条子的天敌,怎么可能与天都公安成为盟友?

    没有时间向她详细解释,我叮嘱她有难处就到前海沿小南方酒店找我,如果我不在,就找总经理陈玉,小名叫桔子,她会安排好一切。可她象没听见一样,披上塑料雨衣踩着积水出屋,送我们走出小院。

    隔壁院内的灯都亮了起来,三个穿着雨衣的人影就站在小院院门外的阴影里。那是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男人和两个女人,正在风雨中瑟瑟发抖着。我想上前解释一下,但周娣挡着我们,推我赶紧去办正事,她自己走向老人。我们走出去老远,回首看,周娣似乎还在向老人解释着什么。

    我心里隐隐感到不安,雨夜冒昧来敲她的门,虽然我是和余伯乐两人,又把周海军给捆了起来,周家一定不会善罢干休。可我又实在没办法,时间紧急,仓促间要找到墨蕊住处只有找周大嫚。这就是命,当年我和牛娲、周娣就是好姐弟,被少管所八百余“学员”称为嚣张的“一皇两后”,转来转去,天都真是太小了,弄来弄去,我们的命运原来还紧紧缠在一起。

    “旧情难忘哦,也不看看啥时候!”回到车上,李秋月啐了一声,又阴阳怪气地嘀咕道,“都火烧眉毛还呆了整整二十分钟,想把老情人弄进公司你明说,用不着假公济私!”

    付小芸则裹着一床被单扭头切切偷笑,肖乐和周虎都笑而不言。为了面子我不得不回呛她一声,“说啥呢?当年我们都是‘学员’领导,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好不好?”

    没更多时间与这个醋坛子斗嘴,老子的事怕没有她不知道的,这让我心里隐隐恼火。看了一下表,原来已经四点二十,天一会就亮了。夏季夜短,如果不是正刮风下雨,这会东边天宇就该有朦朦胧胧的晨光了。我挥了一下手,郑文学便驾车顶风继续东行。

    车子如鱼一样在积水中行驶,能听到车外风雨声中水流声和隐隐的海浪声。越过海霸公司巍峨的大院和高高矗立在海边的大冷库,在冷库东边的山崖平台上,黑暗中细细分辨,一片茂密的丛林之中果然隐隐露出一座独立院落,黑黝黝的,让我感觉阴森森的。

    肖乐在对讲机里下令周小平的保镖小队控制周边地区,周小平请战,要求下面的行动由他的保镖组负责。肖乐说情况不明,搜查院落仍由内保组负责,保镖小队做好支援准备。

    这会风儿小了一点,雨又开始哗哗啦啦地下了起来,且越来越大。小院院门朝南,面朝大海,四周长满了高大的树木,在风雨中剧烈摇晃着,发出呜呜的呼啸声。院内传出低沉短促的狗吠声,这是猎犬在报警。围墙内露出平房飞檐和屋脊,与村中低矮的红砖小瓦房完全不同,黑暗中如一座坚固的堡垒。

    两辆车子停下,周小平的人已经控制了公路两头。李秋月、付小芸留在车上,由周小平的人保证她们的安全。我们内保组则冒雨下车走进丛林,赵一龙、张功成走向小院后,郑文学、崔精卫快速走向院门,我和周虎、余伯乐跟在他们后面。

    这里海边都是大松树,树林内一片黑暗,脚下的石头路轿车能够直通院门前,雨水流到水沟里直通大海,发出哗哗啦啦的水流声。

    顺着雨中的林荫道走到小院前,这是高大的石头院墙,上面竟然还架着电网。崔精卫正要翻墙进院,没想到门楼里面灯亮了,厚重的铁门隆隆敞开一边,一个打着伞的黑影道,“哎呀这么大雨,刘师傅车咋不开过来?墨总说你们要来,我一直在等呢,快进来快进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