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八卷 黑血沸腾_第50章 此人留不得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几年过去了,李珉一直杳无音讯,我内心深处已经近乎绝望。明知道这个人性泯灭的邪恶幽灵不会说实话,还是想通过他眼中神色和表情的些微变化,能得到丁点关于李珉的有用信息,那怕只是一点点。

    “情种!”

    杨二狗子或许压根就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突兀问起李珉的下落,他怔了一下,但眼里如火花闪动般一亮,瞬间狞笑着讥道,“哈哈哈,李三石啊李三石,你还真是个情种。看来被人包养习惯了,都这么长时间还没忘你那小美人?”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又点上一支烟塞他嘴里,问,“我在认真问你,我李三石一向说话算数。”

    杨二狗左手捧着伤臂,脸上肌肉颤动,笑得幸灾乐祸,眉头和嘴角神经质地颤动着,嘴里斜叼着烟笑得十分狰狞,“哈哈哈……李三石,你是天底下最悲摧的小白脸,真是天都市道上的耻辱。老子知道,但不会告诉你,就让你带着当初x她小x的滋味,回忆、难受、伤心一辈子吧,一辈子……”

    从他的骂声、幸灾乐祸的得意神态,我已经判断他确实不知情,于是我暴怒纵起,正要亲手拧断这个恶魔的脖颈时,赵一龙快步迎向门口,原来他的主子李秋月打着伞趟着水,歪歪扭扭地走了进来。

    大和尚瓮声瓮气批评他的主子,“现在并不安全,谁让你擅自走出楼?”

    李秋月带着歉意娇声道,“对不起啊一龙师傅,违反纪律了,回去开会时我做检讨。可你们啥也不说,不来看一眼我们那放得下心哪!”

    “我们”自然也包括那个黑狐、“大姐”。这动静就象小妹妹做了错事,却在大哥哥面前撒娇使嗔耍赖,看得我有点眼热。她睃了我一眼,把伞递给赵一龙,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拢了一下被风雨吹散的秀发,款款走到杨二狗面前。

    他们并非第一次见面,杨二狗认识李秋月!

    我注意到他看着李秋月走进大门时,那恶毒的谩骂戛然而止,目光中分明流露出卑微、委糜甚至有点自惭形秽的神情,甚至带着羞愧低下眼睑。通常这种表情,只有被拒绝或伤害自尊心受到极大打击的人才会有。难道这个幽灵一样的恶魔也追求过、或者向李秋月表白过?

    李秋月围着杨二狗转了一圈,小手捂着嘴仰头无声笑了一下。这一笑让杨二狗无地自容,脑袋深深地垂在胸前,刚才讥嘲我李三石时的得意神态,早已经荡然无存。只听她看着杨二狗声音轻柔地道,“二狗,你刚才的话我听见一点,你不想讲我们不逼你,我们会找到李老板的。你刚才口出狂言,真是恬不知耻。石头重信守义,堂堂正正。你呢?贩毒售毒、绑架杀人、挖女人肾吃,连八岁的女娃都不放过,会有人以你为傲么?”

    二人神情的短暂变化让我确信,李秋月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我。最起码她认识杨二狗,而杨二狗也认识她,这期间一定有很多“故事”,可咋夜她对此什么也没说,是故意为之还是觉得没必要说,不得而知。

    李秋月声音严厉起来,痛斥道,“你的所作所为,石头和小肖他们不知道,有哪一件我和‘大姐’不知道?啊?你是个十恶不赦的吃人恶魔,不是石头要杀你,是老天有眼要收了你。作大了,天地难容!”

    这非常奇葩,与我对垒时二狗分明在气势上不落下风。但听了李秋月的话,他如被霜打了一般,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原来恶魔也会要面子,也会无地自容。我有理由相信,二狗一定还有什么不堪的“把柄”掌握在李秋月和“大姐”手里,而这些“把柄”对他的道上名声有重大影响,或许这些“把柄”也是“大姐”控制他的重要手段之一。

    李秋月仍在痛打落水狗,但话说得柔美,“你竟然以为石头和你一样是所谓道上人,你错了。过去在铁道帮他以信义为重,虽打打杀杀但从没伤天害理过。从加入天都公司那天起,他就与道上一刀两断了,他在为政*府做事,为国家做事。如果你有良知在,临死前就告诉我们顾晶在哪,我们可以想法子让你被枪毙前少受些罪,你良心上起码得一点安慰吧?”

    听了李大嫚的话,我竟然脖子发烫,被自己的女人当众表扬,让我浑身感觉不自在。

    杨二狗“噗”地吐掉烟蒂,抬起头象野兽一样狞笑起来,“李小*姐,在你面前,我杨二狗是卑微小人,丢人现眼。承你吉言,恳求你杀了我吧。至于顾晶,就让她给老子殉葬吧,黄泉路上鬼门关前,我杨二狗也怕寂寞啊,哈哈哈……”

    李秋月鄙夷地看了杨二狗一眼,不再理会他,走到我身边小声道,“此人和磁带都留不得,不要浪费时间了,抓紧行动!”

    难怪惴惴不安,非得冒雨亲来现场。此人当然不能留,但此人消失后,他和你李大嫚之间到底发生过啥,也就成千古之谜了。肖乐和周虎、余伯乐自然也看到了什么,他们一齐看向我。我摁下录音机的停止键,点点头正要下令,却见张功成抱着两本书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身后跟着被捆着手、堵着嘴、赤着脚、梨花带雨的付小芸。

    这小丫头一见我就象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小女娃见到兄长,张功成阻挡不及,她跌跌撞撞就往楼梯下冲。我伸手接着她,细看她嘴里竟然堵着一条紫色的女人内*裤,绑着手的竟然是女人的乳*罩。

    我拽出付小芸嘴里的内裤扔掉,帮她松了绑,叱了张功成一嗓子,“难怪红玉总想切了你,你特*么也真恶心!”

    众人都诧异地笑,张功成那欧洲白人男子一样的英俊脸庞一红,嘴里嗤嗤笑道,“抱歉抱歉李总,没注意啊,小死丫头在走廊里乱窜,抓住她乱踢乱挠的,还咬了我一口。劲头还挺大,我急了顺手就用这个了,嘿嘿,谁想到你们认识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