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八卷 黑血沸腾_第28章 家国情怀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陈沙河是刑警和缉毒警出身,泰东省著名刑侦专家,做过卧底多年,有这样经历的人能活下来就说明一切。现在他虽然五十多了,且一身伤痛,但真要动起手来,我李三石未必是人家老色鬼对手啊。

    “大敌当前,你两兄弟一言不合就掐,真是的,还有完没完?”赵尚河赶紧拉着我的手让我坐下,并烦躁地劝道。

    叶海洋大度地说道,“尚河说得对,石头你不要总气乍乍的。在这个特殊时期,敌我你总该能拎得清吧?”

    “这不用你教我!”我呛道。

    叶海洋嘿嘿乐,道,“这次行动表面看对你是不公,可你想过没有,这是秘密行动,你的行动组也没有我们警方的人。对仼局而言,最重要的是获得二狗犯罪的证据,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奥秘,只是心里的气很不顺,于是我道,“啥特殊时期,你们怕沾手,有事脏活就让我小石头干,这合适吗?”

    “呵呵,有啥不合适?我告诉你,办了郑旗子,那次奖励金是历史最高额,才3万。可省厅挤出职业据点的经费给你开酒厂,那是给你做职业掩护的,30万哪,天文数字,老子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多钱。吃着国家的经费支持,难道你不该为这个国家出力流血吗?”

    叶海洋却嘿嘿笑了,直击我要害处。

    “这,哼……”

    这话重如泰山。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何况是拿国家的啊,他噎得我哑口无言。

    叶海洋继续痛打落水狗,“我爸把你引上这条道,这些年你是吃了不少苦,我承认,为这事他也没少向慕容老师赔罪。可你们办了悍匪郑旗子、老鬼、林绍先,现在省厅在你们的情报支持下又盯上了宗明,石头,你们功在国家啊。如果你想明白了这些,难道不该感谢他吗?”

    赵尚河在嘿嘿乐,我气恼地摆手打断叶海洋。这不是叶海洋父子的事,也不是仼栐隶的事,这是为民除害,我还吱歪个啥。这并不高大上,我就是这么想的。能与世人厌恶的流氓混混划清界限,能为这个国家出上点力,我李三石感到激动、骄傲,还有特*么什么条件可讲?!

    叶海洋这会很得意,道,“想通了吧,就是。永远不要怀疑公安的智商,笨蛋是干不了警察的,尤其是刑警。不管是动脑筋还是动拳头,个顶个你都未必是公安对手。你给这个国家出了力,国家就不会忘了你。平安安保是仼局手里一个杀手锏,他会让你白干吗?”

    这大长个的豆芽菜条子比他爹陈沙河直接多了,真来直去,没有弯弯绕,丝毫不给人留一点面子。

    或许觉得说得太让我下不来台,他又温和解释道,“天都市公安内部不正常,有些大案一牵涉到某些势力,正常的办案程序就会横生枝节,受到无端骚扰,刑侦支队往往走许多弯路,最终离真相总是一步之遥。因此有些案子让你们出手,既是迫不得已,又是出其不意!”

    我不再和他争吵,再说我也吵不过他,几年警官大学可不是白上的,叶海洋现在虽然是栈桥派出所的狗屁片儿警,但条子面对混混时有天然的心理优势。他们居高临下,老子能有资格和他顶几句嘴不挨揍,或者挨揍时有还手的一点可怜“权利”,可都是老子用血和命换来的啊!

    当然他说的天都市局内部情况,我多少也清楚一点。

    近几年随着zs公司的崛起,泰东省出现一些异常情况。陈沙河身为泰东省著名刑侦专家,是省厅刑侦专家组和国际刑警组织专家组成员,但却常驻天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省厅已经开始重视天都公安情况!

    叶海洋又从口袋内掏出一个鸡蛋大的三洋小录音机递给我,再一次叮嘱道,“关键是证据,只要能办了二狗子,zs集团对你们的骚扰也就玩不下去了,你想打官司讨回酒厂,这是绕不过的坎哪!”

    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我还是将小录音机接过揣进口袋,不管心里多烦躁,看在我们这个国家的面子上,老子忍了这口气!

    “行动所需的装备,你们平安安保基本有了,没有的由我负责到局装备处悄悄领的,都放在平安安保公司保管着,事后归还!”

    这牲口灌了一肚子猫尿,又完成了使命,叮嘱一声就提着帽子准备走。气极无聊,我拿出小录音机瞅瞅,这是特殊装备,精致玲珑。哼,这小玩意别特*么再想收回去,就留着给刘三儿或宋京学英语用吧!

    就在此时,我传呼唧唧唧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李枫云亲自发来的,而且一发就是两条。

    “针锋相对,造大声势,引开注意!”

    “丛、张秘密进入北山,开始矿山规划!”

    丛是指泰东省矿产资源勘察设计院首席科学家、中国著名地质学家、泰东大学教授丛素普先生,张指中国矿产资源勘察设计研究院退休研究员、地质学家、泰北子弟张会作,也是李枫云的表哥。

    这条信息明确无误地通知我,李枫云对北山矿的投资已经进入实质操作阶段,本来刘扒灰、余崇、吴红梅已经有初步规划,堆起来有一米高。李枫云请动这两位国家顶尖的地质科学家领衔北山矿规划,这动作非同小可啊!

    要针锋相对,吸引李小小、庄西风、林亦非、柯云露的注意力,就必须彻底办掉杨二狗。而要办掉杨二狗,就必须下猛药!

    “谁的传呼?”叶海洋问,赵尚河也盯着我。

    我委糜地揣好小录音机,叹息一声搪塞道,“小亦婶,说庄爷爷从墨城市乡下回来了,提醒我要保护好两个闺女。来,海洋,今晚多有得罪,再喝一杯……”说着,我摇摇晃晃地端起酒杯站起,颤颤悠悠地想与他们碰杯。

    叶海洋和赵尚河大惊,“石头,脸色这么难看,你咋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