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七卷 龙争虎斗_第68章 成立安保公司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军长的话骂醒了我,我这才答应接受治疗。出院后我身体很差,没有去荣军院,也不敢回家乡,便一个人要求来了天都。

    石头啊,当年我们穿着夏衣从福建三明直接开到朝鲜,在零下四十六度的严寒里,啃着炒面和雪团,愣是差点让美陆战一师全军覆没。李小小、小风算毛啊,zs集团算毛啊,那是公司吗?呸,那不过一群贪官、脏官护着的黑道公司,都特*么狗*屎!

    身后隐隐传来女人的啜泣声,回首一看,李秋月、吴越、曹呤、赵余都起来了,四女秀发零乱,泪眼滂沱,站在屋檐下哭得梨花带雨。赵余走过来蹲在老坑道身边,抱着他胳膊说爷爷你别流泪,你应该高兴,国家越来越好,你和奶奶有石头哥、有姐姐和我三个孙儿,您的晚年会很幸福哩!

    李秋月、吴越和曹呤也走过来蹲在老人身边,说我们都愿意做您孙女,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孝敬您。老坑道老俩口感动得老泪纵横,但又收起柳条箱,嘱咐我们严格保密,不准乱说他的从军历史。他不想让人打扰晚年的宁静生活,他有双手不想让国家来养着他们!

    从这天开始,这几女果真以七号码头这个小院为家,过年过节只要能抽出时间,就来陪两个老人。他们一直舍不得离开七号码头这个小院,94年海军收回小院要搞室内射击训练场,我和李秋月便在泰山路为他们购置了一套三居室新居,他们就一直在那里安享晚年。

    其实这段时间,倍爱煎熬的的不仅仅是我李三石,荆拥军一样被架在火上烤着,甚至比我更苦闷!

    三年前,宗明也就是那个兴风作浪的神秘“老板”一把火烧毁了八木三分厂,让李珉和天都公司顿时陷入灭顶之灾,辉煌的中国家具产业明珠瞬间湮灭。接着,荆拥军、柯云露、刘风平、田坤疯狂追杀李珉一家,只至将她抓获,并勒死了反抗的陈越。

    那时的荆某人,手掌生杀予夺大权,是何等张扬的道上岁月!

    可现在他遇到了大麻烦,自我李三石从劳教所走出起,我便与肖乐接招拆招,再不退缩,让汪小飞等人找不到把柄,也让荆魔头一次一次铩羽而归,再难得手。尤其是在莱东,他亲自去截杀我,却差点连自己都被我们捉住。这让他在李小小和庄西风、林亦非、柯云露、陈琪琪、田坤等人面前,可谓丢尽了脸面。

    千里不留行,十步杀一人,一向气势磅礴的荆某人何尝受过这等罪?!

    这让他睚眦尽裂,肝剖胆沥。于是他的流氓本性毕露,手下人的疯狂骚扰到了下流无耻、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最主要目标当然是温律师的文登路律师事务所。可温律师在肖乐的严密保护下,虽然险象环生,但依然在按步就班地收集证据。

    对抗在逐步升级,关山虎已经将手下大将、西宁大流氓郑三炮派来天都,进入zs集团,成为柯云露的手下大将,对律师事条所的压迫越来越重。

    恰在此时,肖乐向市提报的成立天都平安商务礼仪公司(简称“平安安保”)的申请书和材料,经市局审核后,省厅按照国*务*院《保安服务管理条例》和公*安*部《公安机关实施保安服务管理条例办法》核发的可从事武装守护押运业务的《保安服务许可证》下来了。于是肖乐也针锋相对,未举行任何仪式,即于6月11日正式挂出了天都平安商务礼仪公司招牌,开始对外经营保镖业务。

    平安安保公司由我任董事长,肖乐为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周虎为副总经理,公司的日常运营我不参与。平安安保招牌与律师事务所铜牌挂在一起,从开业即日起就进入营业状态,11晚则在天都电视台、广播电台登了广告,开始公开招聘职业保镖。

    公司聘请保镖的标准甚高,一般要求是体格强壮、受过严格训练的退伍或转业军人、体育院校毕业生或各地的武师。保镖分两种,普通保镖身高要求在178厘米以上,体重在75公斤以上。特种保镖要求165厘米以上,主要面向那些参过战的部队退役士兵,受过严格专业训练、有特殊技能的侦察兵优先。

    公司给受聘请保镖开出的待遇很高,平时没有任务的时候由公司支付薪水,从二千元到一万元不等。一经出镖,则薪水大涨,按照国内圈子里行情,年薪在五万元至二十万之间。具体事宜需要和客户面谈,还要签订繁琐的合同。根据客户需要,分短期护卫、定期护卫和全面护卫三种方式出镖,以确保客户及家人的人身财产安全。

    由于保镖这一工作的特殊性,公司还会给每个镖师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如果发生不测,除了由保险公司理赔外,公司将给予一定的补偿,按照合同要求,客户还将按照工伤抚恤标准支付费用。广告打出的当晚就受到广泛关注,先后接到几十个咨询电话,多数是那些参过战的转业军人们,来电咨询的企业家或富豪只有区区四人。

    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港台和中国大陆绑票十分猖獗的时期,香港、台流的富豪们频频被绑架,以上海、浙江、广东为核心的中国东部沿海,仇富心态和一朝暴富的心理作怪,不少人铤而走险,绑票案步履,企业家和富豪们无不战战兢兢,在广东、福建、浙江等东南沿海省市的媒体上,绑架案早已成为法制报道的重头新闻,而绑架案赎金也越来越高,往往高达几十万、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撕票杀人也常常见诸报端,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如因购买了价值六千五百万元私人飞机而轰动全国的浙江萧山富豪裘德道,是拥有几十亿资产的道远集团老总,她的母亲就曾被绑架并受重伤,差点被撕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