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七卷 龙争虎斗_第62章 香港王道煌被绑案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到了四月上中旬,游客渐渐增多,小南方焕然一新,正蓄势待发,准备迎接旅游旺季到来。4月13日晚上九点,我骑着摩托车把桔子送回家,刚回到巡道房,室内的座机电话恰好响了。

    庄爷爷退休后,工段在郊区墨城市路段新建了巡道房,这个旧的巡道房本应折了,电话也应该撤了,但因我无处可去,工段长大奎叔便将此事撂下了。庄爷爷一般不回来,现在往这打电话的一般都是找我的。

    果然电话是朱敏打来的,她说董事长有话要说。

    紧接着李枫云急促的声音响起,“石头啊,王家又出事了,王道煌先生前天失踪,已经判断被绑架……”

    “啊?消息可靠吗董事长?”我极度震惊,听筒差点失手。

    真是的啊,这叫啥男人,人怎么可能在同一坑里摔两次?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南洋王氏财团的内部有问题,安保也有大问题!

    李枫云肯定地道,“可靠,据香港传来的消息,4月10号王先生在香港跑马地马会打完壁球后,在返回山顶豪宅的途中突然出的事,此后便再未回来!”

    我感到不可理解,连声抱怨道,“真是的,莫名其妙,人怎么可以这样,总该吃一堑长一智吧。83年被绑架过一次,这才七年又让人绑架了,一个坑里跌两次,这富豪当的也太窝囊了吧……”

    李枫云打断我,又说了一个重要信息,“确实太大意了,唉,两个书呆子,嗨。石头,你和肖乐要做好准备,香港警方正在查找王先生下落,大陆警方也已经插手,现在初步判断王先生已经被绑匪用海船偷运出香港,可能去了台湾!”

    “台湾?”我倒抽一口凉气。

    如果王先生果真被绑去了台湾,大陆可就鞭长莫及了,我和肖乐等人作为民间力量倒是可以发挥作用,可即便我们想出手相助,也去不了台湾哪?

    李枫云道,“对,是台湾。义群帮洪字堂口大人物之一,外号叫刘蛇头的人,曾在连江县(注:即马祖列屿)出现过。现在这事我们也插不上手,还有一件事你要注意,王氏财团安保形同虚设,我现在最担心王氏在国内投资的人再出事,那可就不得了了。尤其他的侄儿王铭,身体不好,主要在长三角投资服装业。”

    说此话时,我同样并没有听到她有忧心忡忡的感觉。这让我瞬间想起了在齐都市那个绚丽的夜晚,张公主在浴缸内对我说过的话,我已经明白李枫云这番电话的意思,她是希望我这个“过河卒”发挥作用了。于是我问道,“您是担心王铭先生也受到绑架威胁?这怎么可能?”

    李枫云道,“对,任何可能都有。两岸开通交流后,东南沿海港台人很多,治安也很乱,如果绑匪绑了王道煌先生后勒索不到钱呢?刘蛇头就很可能再对王铭下手。保护投资国内的外商安全,也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我明白董事长,我现在最需要的是情报支持。”我平静地道。内心深处在仔细评判她的话,因为我既要当好她一往无前的战士,又要确保自己是一个能够回头的过河小卒。

    接着李枫云又问了都南山区形势,我将与马三爷的接触、与张公主一家的交往都一一说了一遍,并将我已经取得张家信任等事一并汇报一遍。

    “臭小子,得了个姐姐还饶了个干爹,真有你的。”

    “老板娘,是张源浮上赶着让我叫爹。你不知道呢,他自己儿子是个混蛋,说我象是他儿子一样,这事从头到尾,我原来想都不敢想。”

    “石头啊,你办了件大事,我们在齐都脚跟应该稳了!”

    “董事长,您真的这样看?”

    “小东西,你少装。扮猪吃老虎,在我面前就别装了。”

    李枫云显然对这事很满意,对我和李秋月发动的舆论战,她更是赞不绝口。她说小东西你比小珉还要明白,你这个总经理当得不错,有战略眼光有韬略,就按照你制定的这个“合纵连横”策略推进吧。

    说完企业,我又说了三个娃的情况,尤其是告诉她宋京很出色,小家伙在自己自觉初中课程。李枫云啜泣出声,说就按照许雁的意见办吧,孙儿交给她我放心。石头你要记住,你一定要对许雁好,你是我们泰北李家的一员,我们永远不要忘了许雁的大恩大德!

    我说董事长您放心,我一定会善待她的,三个娃也一时一刻离不开她。

    李枫云最后提醒我说,宗明不敢轻举妄动了,舆论战李小小也输了,你告诉小肖,对路阳和其他人的保护一刻不能放松,要防止他们图穷匕见、不择手段玩下三赖。zs集团就是一个黑道流氓企业,就是一群大流氓。不要有幻想,否则会吃大亏。要学会动脑子时不能有丝毫大意,要一一打破李小小、庄西风的图谋!

    我一一答应后,才结束了此次通话。

    放下电话,我委糜地坐在床边,仔细将她的话从头至尾又想了一遍。

    南洋王氏财团正在危难之时,这么重要的情报董事长是咋得到的?难道是项东升或刘希玉是她的线人?想想又不可能,二人南下逃命之时,李枫云也正在受到林氏打压自顾不暇,她怎么有可能和这二位联系上?不是他们,难道泰北李氏在香港还有人手?

    这念头细思极恐,吓了我一跳!

    陈如柏、宋愿当年都是泰北道上枭雄,难道他们当年就与香港黑帮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还是董事长李枫云虽然现在仍处在困境或低谷,但却一直在密切关注着香港和南洋商界情况,并派人打入香港黑帮内部,寻找破局良机?这让我心里略感惶恐,我可不想已经脱离黑道的天都公司,在珉姐被绑架后的艰难时期,又在我的手里糊里糊涂地重新走回江湖!

    但仔细想想又感到释然,张公主的“过河卒”论难道就没有她个人的算计在其中?现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让任何人左右自己的思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