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七卷 龙争虎斗_第1章 迷局中人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张公主没理会我说的啥话,她媚眼如丝,柔情似水,起身围着浴巾走进卧室。宣言性冷淡的这个女强人分明被打开了身上的某个摁钮,这是一个绚丽的夜晚,我们梅开数度,最后累得瘫在一起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电话突然惊天动地炸响,把我吓了一跳,一下子就醒了。看一眼腕表已经七点整,原来是服务台的叫醒电话。抬头左右瞅瞅,我是睡在自己的房间内,而且身上穿着裤衩背心,根本不象曾经颠鸾倒凤过的样儿!

    咋夜历历在目,眼前怎么会这样,难道咋夜那香艳的一幕都是一个绮丽的梦?这念头让我毛骨悚然,感觉莫名其妙。

    洗漱完到二楼餐厅桂花厅,只见到沈阳一个人,李秋月和赵一龙都还没下来。沈阳说张总凌晨五点多就出发了,省房总公司开完会,接着要去欧洲。

    我小心翼翼地问她,张总还说啥?

    沈阳热情招待我们早餐,还主动提醒我道,“张总说,马文好的银行贷款问题你可以答应他。其余一概不能答应,不准当东郭先生!”

    是“不准”而不是“不要”,张公主已经把我李三石当成她的人!

    赵大和尚和李秋月也一一下来了,大和尚精神饱满,而李秋月却喊头晕,连早餐都没吃几口。从李秋月的抱怨中我才知道,咋夜这两个尤物竟然睡在一个房间,沈阳与李秋月说了一晚上话,李秋月连啥时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临分手时,李秋月与沈阳热情拥抱,已经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闺密,一付依依惜别的样儿。沈阳一直将我们送上车,沈玲和陆春艳坐在车上,沈玲嘴一撇,“老天,咋晚你们住这啊?”

    “切,人家是大国企老板接待,自然要超五星级的。哪象我们小可怜,高老头抠抠索索的,家里还一股难闻味儿,也真是的!”

    倒是陆春艳小嘴里叱了一句,一脸不满,象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告别沈阳,我们驾车离开齐都,一路上我怏怏不乐,感觉这趟行程莫名其妙,双脚象踩在棉花上一般,一点不真实。真是给马三爷当苦力了,除了他的事,其余的事似乎一件都没办成。

    而李秋月一直睡,只到车到了北山镇矿办院内才委糜地抬起头,嘴里烦躁地小声嘀咕道,“跟追命似的,看来马某人真的快山穷水尽了!”

    原来马三爷的三菱吉普车正停在停车场上,这老东西一直在镇办等着我们。

    我和李秋月只得陪他在矿办坐一会,我带着歉意将找张公主通过沈阳讲的说了一遍,即可以帮助联系贷款,以红莲集团下的土地和度假村所在石门咚这两块地皮的三十年经营权做抵押,否则一切免谈。

    这分明是又一道绳索,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在北山一言九鼎的威严汉子竟然感动得热泪盈眶,这大出我和李秋月的意料。

    “石头,你救了为兄一命哪!”他握着我的手,劫后重生一般,就差叩头下跪喊亲爹亲娘了。

    我被弄得一头雾水,“马老板,可是……”

    “张家这丫头果然大气啊,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真是一点不假。她上初中时,那时张行长还是乡镇党委书记,就看出不凡,今日果然不同凡响。唉石头啊,只要银行不惜贷,我的度假村便不会完,谢谢张公主啊!”

    马文好连连感叹道,象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和李秋月陪着他高兴,其实我们心里仓皇得很。满满的都是算计都是局,堂堂的马三爷也就在北山镇这一亩三分地上风光,在人家张公主面前其实就是一个山野村夫,根本不是她对手。

    这笔交易里云山雾罩,我总是感觉疑虑,如果说精明的马三爷对张公主的精深算计一点不觉察,我根本就不信,我想李秋月也不会相信。较量无处不在,商场如战场,步步惊心,处处是陷阱。高手过招,一招不慎便会满盘皆输!

    现在张源浮的私生女陆春艳成了北山矿公关部第一名公关小姐,李秋月带她到办公室转了一圈,她一路哼着《女儿情》,象是新生了一般,情绪高涨。

    我悄悄问了一下沈玲,原来张源浮是在家中的小院里接待了她们,而且只陪闺女吃了一顿午饭,保姆匆匆忙忙给下的馄饨,加两个小咸菜。饭后在书房里父女俩说了五分钟的话,秘书就进来了,于是匆匆赶往飞机场出国去了。

    这五分钟会谈些啥?

    沈玲不知就里,但我能肯定,这丫头是带着张家的使命来的北山矿!

    虎父无犬女,仅仅一周时间,陆春艳就挖了都南县一招的墙角。她不动声色,将赵小霞等四名迎宾,全都给挖了过来。

    这可是一招的门面,都南县瞩目的四朵花儿,这让都南县一招的刘经理勃然大怒!

    她跟随县政协组织的考察团,刚到江浙考察了一圈,副总经理小曹报告说家里就造反了,大堂经理陆春艳竟然带着迎宾领班赵小霞和三个迎宾员集体辞了职,而且还是去了由天都土鳖开的北山矿。

    刘经理受惊不小,也感觉不解,莫非见了鬼了,到底出了啥事?

    就是县委池书记两个公子开的五岭铁矿、前任县委书记张源浮大公子开的小陈庄铁矿,也没胆量来县一招挖墙角啊。试想,北山矿不过是乡镇小矿,年产矿石四五万吨,竟然狗胆包天,把堂堂的县一招大堂迎宾一网打尽,你说这不是翻了天么,莫非不想在都南县混了?!

    陆春艳和赵小霞双双跳槽,挺让刘经理失望的。本来,县政府接待办已经有意要提拔陆春艳担任一招副经理,刘经理也准备让赵小霞接任大堂经理呢。

    这两丫头却在这关键时刻撂挑子走人了,连个招呼都没打,来个生米做成熟饭。山里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在一招干就是普通的迎宾员也是正式合同工,将来还有转事业、工勤甚至进机关的机会。尤其是能接近领导,可谓万众瞩目,如果腰带再愿意松松,一生前途就有了,甚至一家生活都会得到根本改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