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六卷 海底捞针_第78章 祖孙泪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周铁军等人问晚上脱险的情况,周虎和余伯乐但简单地介绍了一遍,说得众人热血沸腾,摩拳擦掌,似乎为未能身临现场大打一场而惋惜。

    我并不惋惜自己“错过”了一台大戏,我在心有余悸,逃离大西金马竟然是那么惊险、曲折和侥幸!

    原来,早在我在莱东市的桃花坞与北莱山下的下家村频频遇险后,肖乐接到余伯乐的报告,就判断那个“老板”和李小小会图穷匕现,找到许雁、张婶和孩子们的哪一天,就到了彻底摊牌的危险时刻。因此,便紧急派周虎和朱建设赶到莱东市,与余伯乐和张功成会合。

    因此,从我进入鸢都市开始,我就置于他们严密的保护之下。我在铜锣镇大摆迷魂阵引诱田坤和小*胡子的人火拼的那一晚,田坤和小*胡子都亲自带着大队人马赶往铜锣镇,险些将我活捉。

    当时状元桥正在修缮桥面,夜晚工人正在施工,现场较混乱。周虎和朱建设在桥头先是伏击了田坤的两辆面包车,当面包车轮胎扎破停在桥面,小*胡子的人恰好也来到了,周虎二人又在暗中同时攻击两方,引诱他们进行了一场火拼,双方各伤了多人,惊动了鸢都警方,当夜被羁押七人。

    余伯乐、张功成一直尾随保护我,他们发现有四人一直远远地跟在我后面,两人一组,一辆丰田面包,为不引起我注意,又偷了一辆破烂的小面的。于是当我找到大西金马村时,已经被他们严密监控,随时可能失手。

    危急时刻,刚刚赶到大西金马村的周虎制定了严密的金蝉脱壳计划。他和朱建设袭击了旅社内的两个大汉,缴获了丰田面包,并偷偷藏匿到加油站边的树林内。余伯乐、张功成仓促赶到面粉厂,在最关键的时刻解了我和王木匠的围。

    天黑下雨后形势渐渐严峻,周虎和余伯乐等人没想到田坤、小*胡子的人一下来了三十多,更没想到鸢都警方也调集四卡车警员和武警,村庄即将被严密控制,按照原定计划出逃已经不可能。

    阴差阳错,幸好此时我做出了一个极其正确的决定,带着女人和孩子们没走大道,而是从村庄东南角庄稼地内的小道悄然潜出了村。

    其实,当时张功成就趴在许雁家邻居的房顶上。他说当时有人在沟对岸的榆树下,就有人紧盯着他放沟边的那辆客货车,不得已他只能从房顶滑下去。那家小俩口当时正在吵架,婆婆在训斥他们。他正要潜下房顶通知我们提前行动,突然惊喜若狂地发现,我已带着女人孩子从后门钻进巷道。

    张功成没有惊动我们,但一直悄悄跟在后面。张琴和宋京被番瓜绊倒时,他正要上前帮忙,却发现路边有人活动,便做好了战斗准备。幸好那两人观察了菜地后又走远了,他便一直护送我们到黑松林,见我们顺利出行,他才游过坊子河返回村里。

    晚上八点,鸢都警方赶到全面封锁了出村的四条路口,市场边的大西桥与村南的金马桥被严密控制。

    显然田坤或小*胡子的人也做了充分准备,玻璃店前王木匠开着客货车刚启动,就有匪徒在木材市场纵火,以便吸引警方注意力。王木匠的车顶着风雨刚出村口,就有两辆车跟了上来。此时桥口处警察的警戒线还未到位,王木匠顺利过了桥,但他后面的两辆车却在离关卡四十余米处的菜地边爆了胎,一辆吉普、一辆面包车都在泥水里趴了窝。

    村子北头的木材市场上火光已经熊熊而起,村里乱了套,匪徒们嚣张得很,他们跳下车就要向桥头冲。此时后面恰好又有一辆面包车追了上来,但黑暗中“砰砰”两声枪响,面包车也爆了胎。车上的匪徒冲下车,而前方的匪徒有人在黑暗中倒下,于是双方旋即爆发了激烈的枪战。

    周虎等人成功挑起两拨匪徒枪战后,很快鸢都警方和武警大队人马源源不断赶到,包围圈迅速形成,村南的匪徒已成瓮中之鳖。见掩护任务已经完成,周虎便带众人从菜地内快速潜到坊子河边,悄然下河然后顺流而下,成功潜出大西金马。但他们并没有直接离去,估计开客货车诱敌的王木匠必定要遭殃,撤离前还顺手解救了他。

    周虎和余伯乐等人说的经过,让我们听得惊心动魄、阵阵心悸。吃了夜宵我已经累瘫便赶紧睡下,当天后半夜无事,这是一个月来我睡的第一个踏实觉。

    第二天早餐前,李枫云电话又打了过来,听张婶说了这几年情况,与三个孙儿都通了话。宋京、李瑞、宋雪捧着听筒都哭成了泪人,我们清晰地听见,奶奶一一叫着三个孙儿的乳名。我能清晰地听到李枫云的啜泣声,这祖孙生离死别泪让我肝肠寸断。孩子们一一答应,宋雪一句奶奶我好想你和妈妈、大姨哦,让我们所有人泪奔。

    许雁却变得战战兢兢的,老太太是最后与她通话的。不知老太太和她说啥,许雁惊喜连连,嘴里嗯嗯嗯的应答着,频频点头答应。打完电话,眸中亮光闪闪,人都顿时象变了一个人。

    高兴的时候掐人,女人的通病。她向我骄傲地扬起可爱的小脑袋,当着所有人的面,拢了一下秀发,狠狠地掐了我一把!

    早餐后,周虎的丰田巡洋舰开道,我们的丰田面包居中,周铁军带着一台212吉普和依维柯殿后,车队嚣张进山。

    李秋月也坐我们车上,她一直抱着宋雪,两人叽叽喳喳,一路说不完的话。

    大山连绵不绝,齐都河绿水悠悠,三个女人和宋京姐弟都惊喜地看着车窗外水墨画般的山区景色。路上多处修路,几十公里山道,我们中午前便赶到了北山镇。位于鸿烈村内的老崇叔小院已经打扫一新,两边的院子已经被都租了下来,右边是李秋月等几个女人住,左边是周焘和余崇、刘扒灰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