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六卷 海底捞针_第76章 智者与行者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刚隐到村里时她们很少出门,慢慢到了春暖花开时节,一直没见异常,许雁心才慢慢踏实下来,才让三个娃象正常人家样过起了日子。

    好在大西金马村打工者多,支部对外来人口挺仁义。她多交一份赞助费就让京儿上了学,瑞儿进了幼儿园。不能走村串户,手艺荒废了一直很惋惜,她可不是那种坐吃山空的人,便又开玻璃店……

    说到伤心处,三个女人啜泣出声,唏嘘感叹。张婶和许雁都说幸好李珉一再提醒,她们才下狠心离开天都来了鸢都,要不然这三娃肯定落人手里。

    女人们惊魂甫定后感慨,让我更加思念珉姐。

    人生就是一本无字天书,芸芸众生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下一页是光明还是黑暗。于是大多数人会随波逐流,虚度一生。其实不是不努力,而是他们没法选对方向。但总有那样一群智者,他们能在光明中发现潜藏的危机而未雨绸缪,能在黑暗时看到光明始终坚定前进的方向!

    李珉就是这样一个睿智的女人,在那个黑暗降临、人生已经陷入绝望的时刻,她依然十分清醒,给他的儿女们指出了一条通向光明的路!

    而许雁也是一个不凡的女人,绝境之时她能一次一次化险为夷,让我刮目相看。现在我越发相信,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可以后天学,有些东西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奇迹旁人只能羡慕却无法复制!

    许雁说她一直很遗憾,一路上惊惶不安,就怕后面有人追上来,都没顾得上问司机师傅的名字。那是好人哪,总感觉他是故意在帮她们逃离险境,甚至比她们想得还要周到。

    我告诉她我认识这个人,他叫耿天明!

    许雁和张婶惊讶出声,惊问这个耿天明是啥人?我怎么认识的?

    想起我在桃花坞时老板娘金桃花说过的话,我断定能在危难时刻出手相助的一定是这口“不粘锅”。此人原就是浮山帮的大人物,荆拥军暗中追杀李珉,在莱东市境内的偏僻深山,能得到zs集团如此重要信息的怕只有此人!

    于是我便把耿天明的来历、我过去和他的接触、以及我去桃花坞、下家村的经过等,都简单地说了一遍,说这是个有正义感的道上猛人,zs集团这么迫害天都公司和李珉,道不平有人踩,他是看不过眼才主动出手相救。

    许雁和张婶感慨万端,她们叮嘱我将来一定要报答人家!

    耿天明在李珉危难时刻出手相助,应该是故意的。所谓盛极而亡,李小小和庄西风自侍有靠山、有保护伞,肆意亡为,无法无天,如此作焉有不败之理。耿天明是有意与zs集团和浮山集团划清界限,同时也是想主动结交我李三石。以他的观察力自然不难发现,并非我李三石一个人在与西毒和北霸天斗!

    当然这些道上事我没有对她们说,但还是答应她们一定报答不粘锅。并告诉她们肖乐、老板娘、警方一直在找她们,为让她高兴起来,还言过其实地说阉了杜书记。许雁震一惊不小,惊问道,“你阉了杜书记?会不会出人命哪?”

    我还把李枫云亲自到下家村寻找京儿姐弟时,她和李秋月、朱敏被杜书记和恶狗污辱、奸淫一事说了一遍,最后道,“那条恶狗让我当着朱木匠一家的面活剐了,姓杜的人面兽心,杀了他太便宜他了。”

    吹着牛皮,我心里爽极了。其实老子压根没阉姓杜的,只是废掉了他享乐的家伙。果然三个妇人忍不住咯咯咯低声窃笑,许雁骂我道,“你个混蛋大变态,这种混账事也就你能干得出……喂,你阉他时,有没发现点啥?”

    我闻言怔了一下,瞬间便反应过来,便悄悄添油加醋地告诉她道,“那狗*日的不是好东西,那玩意不知让那个女人用剪子差点剪断,留下两个大疤,象你画的大乌龟多了两只大眼睛,真特*么恐怖啊!”

    许雁切切笑,手敲了一下我肩膀,又捂着嘴,忍得好痛苦。我谨慎地驾着车,心里已经明白这臭娘们一定知道这事,这让我心里很不爽,便问,“我靠,臭娘们不会你干的吧?”

    她扭头向后看了一眼,见张婶和张琴都睡了,便小声威胁道,“嘻嘻,还就老娘干的哦。”

    “老天!”

    “咋的?怕了呀?”

    “怕了怕了……”我感觉裆内一阵疼痛,象自己被剪了一刀。

    “看你个小贱样,还敢整天想着欺负我。以后当心点,哪天姐恼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呜呜师母啊,踩不动油门了。你还是说说咋回事吧。”

    许雁便小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听得我脊檩角触电一般。

    原来,许雁结婚后,便和李省心在老家旧宅起了楼。到天都开店后,有一次回莱东过年期间,李省心和人玩老k去了,杜某人醉醺醺地带着狗上门,见许雁一人在家,聊了一会便色心顿起,先撩拨,后便用强将许雁扑倒在坑上。

    许雁在女人中属于劲大的,但对付不了杜书记,撕打中衣裳被剥光,杜某人强行入港,一会便沉湎其中闭目如神仙般享受。许雁针线篓在炕的另一边,她开始讨好杜某人,要求自己在上面,并乘机伸手到针线篓里摸到剪刀,一剪子下去,杜书记一声惨叫顿时鲜血直流。

    她胆大心细,知道兹事体大,手下便留着余地,并没完全剪断。

    杜某人魂飞魄散,不敢放肆,惊恐地哀求开了。祸从天降,正膨胀的玩意正爽着却遭此重创,他顿时蔫了,血流满炕。见许雁并未斩草除根,只是发狠要告发,他又拼命哀求,答应赔五百块钱。许雁这才饶了他,还帮他包扎了一下,但剪刀一直握在手里,丝毫不敢大意。

    杜某人逃出许雁家,捂着裆当天就让人送到莱东市内住进了医院,总算救回自己的是非根。农村女人要名声,许雁也没有告发,但从那以后,他再不敢惹这个母老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