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六卷 海底捞针_第56章 矿山有难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这是一所低矮昏暗的破房子,房子的西山头还漏雨。

    虽然破旧,但墙上还挂着乘法口诀和诗词挂历,正面墙上毛*主*席像下挂着大大的中国结,室内收拾得很干净、很温馨。到处都有李珉的影子,虽然在逃亡之中,但张婶对孩子们的教育显然一刻也没有放松。

    伸头分别瞅了一眼就明白大体格局,上头房是许雁住的,帐内一大一小两个枕头。下头房没有炕只有床,象女孩子的卧室,挂着蚊帐,上面有两个枕头。我一眼便能看出,与别人家唯一不同的是,大衣柜后面分明是一道门,因为柜边稍微露出了一点。

    正屋炕上铺着细芦席,炕桌上放着凉水壶和杯子,一个打了一半的毛衣和红毛线球,二本摊开的小人书《红楼梦》《鸡毛信》,旁边是一只红色塑料小猴,应该是雪儿玩的。南头炕柜上是叠得整整齐齐的枕头和被单,大炕上方挂着几顶蚊帐。北头的炕柜上放着黑白电视,电话就在电视机旁边。

    我脱鞋上炕拿起电话摇了几下要了长途,接线员态度生硬。齐都市朱崖矿业离这里并不远,但耳机里沙沙的噪音很响,接线很不顺利。

    天都牌彩色电视机旁边,摆着一台爱华双卡录音机,录音机上方的墙上挂着钉到一起的鸢都《广播电视报》。翻开的这一页正是末版的夹缝,在我登的《寻人启事》上用粗红笔打了一个粗粗的方框。

    许雁站在炕边,摘下电视报拿在手里,用自豪的声音感叹道,“石头,姐真没看错你,到底厉害啊,咯咯咯,就这狠招也就你能想得出,而且别人还绝对看不懂!”

    “那是,我是谁啊师母?啊,我小石头可是你的徒弟啊!”我嘴里和接线员周旋着,目光却故意瞟向师母的胸臀,得空捂着话筒撩拨她一声。

    许雁自然能看懂我想表达的意思,那就是我厉害不厉害,别人不知道你领教过还不知道啊?这是我们师徒间的隐秘信号,外人不能洞明。

    她的脸果然腾地红透了,眸露羞涩,跺着脚嘴里啐道,“哎呀真死样,都四年没见,每一天都象在油锅里翻天覆地煎,你就不能想想别的。”

    “对呀,我们都四年没那个了,都四五年不闻肉味,师母好忍心哦。”我手上拿着电话听筒,对着她作痛苦欲绝状。她脸便更红了,羞眸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嘴咧了一下很不屑的样儿,那眸中意思分明是“知道你臭小子就想着折腾我,不信你会闲着。”

    接着她一屁股坐在炕沿,心有余悸地说,“那天一看到你登的寻人启示,我和张婶哭了半宿,感觉就快苦尽甘来了。连着几个晚上,让张琴看着孩子,我和张婶偷偷跑去报社四周贴祷符,就怕你找不到,又怕太明显了让坏人看到。你不知道,看到有人就吓得哆嗦,幸好没被人抓住。”

    电话一直接不通,漫长的等待是那么难捱。都南山区到底落后,我都想要放弃了。扭头看着师母,心里便蠢蠢欲动,戏道,“师母,要不我们先……”

    “切死贱样,快打电话……”

    许雁娇羞成一团,别后重逢知道躲不过去,或者她和我一样情难自抑,女人的矜持让她的脸红红的,眼里能揉出水来,可嘴里刚啐我一声接线员突然告诉我电话接通了,“您的电话来了,请听好!”

    我摆了一下手,许雁将话咽了回去,手抿着嘴一脸幸灾乐祸的坏笑,跟着又紧张地看着我接电话。

    这是北山矿矿办的电话,矿长张华山恰好在,电话一通我还未说话,这个堂堂的北山矿矿长竟然夸张地尖叫起来,“石头?老天,你终于来电话了,你再有几天不给兄弟打电话,兄弟我只能在滴水崖顶上吊了……”

    我没时间听他啰嗦,打断他命令道,“华山,情况紧张,让人马上收拾好鸿烈村老崇叔那小院,现在就派几个得力人手开车出发,今天夜里一点前,务必赶到齐都市东郊的齐都镇,在红星旅社门前接应我们,要注意保密!”

    张华山一改刚才的叫苦状、绝望声调,朗声说道,“两边院子我都租下了,住的地方没问题。秋月、沈玲和小月她们早收拾好了,就等着孩子们来住呢!石头,我们……”

    “好,今晚见面谈!”说完我便要扣掉电话,我得分秒必争。

    张华山却在电话里急了,“喂喂喂你等等……先别扣啊石头……”

    听筒里嘈杂声很大,我只得道,“有事夜里见面谈,我现在……”

    “就几句话,几句话就好。石头我……我知道现在不该说,要不我早就给你发传呼了。矿山有大麻烦,我和老余、秋月实在没辙了……”张华山叹息一声,十分委糜地道。

    “大麻烦?别打哑谜,快说是啥?”我惊问。

    张华山唉声叹气地道,“突然出了这档事,县里统一组织整顿小矿山,矿产局年检采掘证出猫腻,我们的证一直没过审啊。只给我们十天整改时间,这已经过去二天了,秋月得到消息怕是要吊销……”

    “吊销?”我震惊不已。

    浑身冷汗直冒,听筒不知不觉间差点脱手,我大声问,“什么理由?!”

    “还理由?真讲理就好了。理由还是我们路不达标呗,又不是一年的事,其实就是找茬刁难我们。”张华山忿然说了原因,又道,“石头,我和余县长、秋月、镇里啥法子都想了,老余还和楼县长拍了桌子。我还私下去求了马三爷,马三爷却说这是北山矿与红莲集团的机遇,让我们与他结成战略联盟,采掘证的事他就包了!”

    “你答应了么?”我问。

    张华山道,“我答应也不算数啊,矿是你和老段的,你不宰了我,淡仁也会要我的命啊。石头,你不是认识张公主么,能不能找找她想想办法?”

    我安慰他,道,“这事先一放,见面再说,先安排好接应我们的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