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六卷 海底捞针_第41章 艳遇2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我让她先吃,她俏皮地客气一声“不客气啦!”便拿着西瓜坐在小岛旁边,很优雅地嚼着,一边抚摸着小岛的粗脖子十分快乐。

    看着这美不胜收的一幕,我试探着说道,“大姐你很像一个人哦!”

    她咯咯一笑,那张光艳姣洁的脸分明红晕缭绕,却仍看着小岛,说道,“潘虹对吧?嘻嘻,我刚嫁过来时,这镇上人都这么说。”

    到底是老师,她很健谈,声音柔美,拖着长长的鼻音,一点没有生分感。

    她说自己叫叶凤芹,问我叫啥,我告诉她我叫李三石。她竟然象大姐姐一样抚摸一下我的头发,嘴里分明带着爱怜说,小弟我咋一见你就想和你说话呢?

    我说姐我也愁没人说话呢,你要闷就过来我们聊天。

    可能真是憋坏了,她打开话匣就滔滔不绝,说她是中学数学老师,现在书也教不成了,在家休产假呢。养孩子真缠人哪,一个人连饭都吃不上。这个镇上很多人都去打井了,有人倾家荡产,有人一夜暴富。她公公、丈夫也与人合伙去承包打了两口井,总算运气好都见油了。

    接着又充满爱意地看着她的娃儿,说她得教育她的儿子读书,将来上石油大学,当工程师,为我们国家打更多的油井……

    母亲天性,一说起孩子她就没完没了,最终还是说到了石油。那眉梢眼角稍一动弹便情驰意飞,风韵十足。

    现在的我对石油不感兴趣,完全装着充满兴趣听她说。等说累了,我适时转移话题,故意巴巴地奉承道,“对了姐你咋保养的,看着比我都小好几岁,你真嫩哪。”

    “还保养,想得美哦?”

    叶凤芹又咯咯地笑,嗔怪地睃了我一眼。

    我这句奉承话分明有点撩拨之嫌,她小脸泛红似要渗出血来,嘴里叹道,“嗨都让娃缠死了,又不出门,每天连脸都懒得洗,还保养个鬼。”

    “这个陈红燕家,也打出油了么?”

    我转换话题,问道。

    她摇了摇头,小嘴撅了一下,说道,“嗨,她家运气不太好。允许私人租地打井后,她家和人合伙连着两年打了三口井,都没出油,欠了一屁股债。今年三家人又合一块凑钱打了两口,到现在也没出油,看样子不大妙……”

    “人哪,富贵天定,强求不来的!”

    我很同情这家人,感同身受。心里却在忧虑,老天这么眷顾叶凤芹的公公、老公,不知老天能否也帮一回,助我将小*胡子和田坤的人视线都吸引到铜锣镇来。

    她摇摇头,感慨万端,一脸不可思议状,说道,“我公公运气也真太好了,就那盐碱荒滩连兔子都不拉屎,人家打几个出的都是水,很多人家血本无归,可他们一打就冒油,不,冒的不是油是钞票啊,你说这也太神奇了。”

    我赶紧点点头,奉承说肯定是你公公上辈子积了阴德,这辈子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心里却在想,怪不得这么有钱,两口井出油,这是一个暴富人家的小富婆啊!

    她又说她丈夫原来也是公家人,在镇上旅游公司当副经理,整天吊儿郎当的,一个月就那几个钱。现在辞职去帮公公打油井,忙得半年多没回过家,娃儿还是她去黄河边的盐碱滩上去看他们时怀上的。当时天天晚上睡芦苇棚,儿子出生后她就给儿子取名叫苇苇。

    聊得性起,她连吃了两块瓜,娃儿饿了,她才扯过葡萄架上的毛巾擦擦手接过,掀起吊带小衫给娃喂奶。

    惊鸿一瞥,就被小娃儿挡住了,小家伙看着妈妈,吮咂着咕噜咕噜地饮着。我手里拿着西瓜吃,偷偷瞥她一眼我脸上便感觉微微发热。白皙粉嫩的胳膊,圆润的肩头,玎玲可爱的小锁骨,鼓胀的乳房,好想成为怀中这个幸福的小奶娃儿。

    似乎感觉到我的尴尬,她脸也腾地红了,嘴里柔声嗔道,“你真讨厌,贼眉鼠眼的。没见过奶娃儿呀,弄我都不好意思了。”

    她的话让气氛变得暧昧了些,我吃了一块西瓜,心里局促,涎着脸道,“见过见过,不过那时我很小早忘了。你知道吗,我妈年轻时也是超级大美女。”

    “咯咯,你是夸我还是夸你妈呀?”

    她嘴里咯咯咯笑,舒心透了,戳了一下我脑门,那吊着的弯眉特别勾人,嘴里啐道,“臭小子那时你才多大啊,三岁看老,咯咯,现在果然就是个流氓。”

    孩子很快就吃饱了,看着小岛伊伊呀呀的吱哇乐。我抱过小奶娃,叶凤芹则起身跑去院角的厕所里解了手。只到傍晚隔壁她妈妈叫吃饭,她才抱娃回去。

    这是我们第一次聊天,温馨中稍带暧昧,让我回味无穷。

    接下来两天,我带着小岛参加了铜锣镇旅游公司组织的两日游,公开游览了桐林山风景区。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万卷书早不敢想了,但这次游历却开拓了视野,让我自我反省意识渐渐觉醒!

    板桥亭是铜锣镇政府人造的景点,一个长廊,进口石碑上刻着郑板桥的“难得糊涂”,出口刻着“吃亏是福”,其间有石碑介绍郑板桥生平。导游是一个胖墩墩的女孩,她对着一块块石碑,声情并茂地讲述着郑县长与鸢都的故事。

    我熟悉郑县长的生平,因此在几块诗碑前伫立沉思,体味着这位书画大家当时的心情。

    “行尽青山是潍县,过完潍县又青山。宰官枉负诗情性,不得林峦指顾间。”

    到了知天命之年及第,五十四岁才来鸢都当县令,初见一马平川的鸢都县,郑县长苦闷的心情跃然纸上。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刚上任时连年大灾,海水倒灌,庄稼不收,迭遇大旱、大涝。一连串的灾难,让鸢城人民饿殍无数,苦不堪言,郑板桥忧国忧民,感同身受。

    “东北人参凤阳梨,难及潍县萝卜皮。今日厚礼送钦差,能驱魔道兼顺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