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六卷 海底捞针_第16章 天都来人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这一发现让我睡意顿消,便想马上再去下家村。

    但看了一眼腕表,又委糜地躺下。思绪很乱,辗转反侧,全无睡意。我决心大睡一天养足精神,等天黑再去查找许雁留下的线索,并勘查许雁家、朱木匠家和老村委的井,找到并收敛李珉的遗骸。

    想起朱木匠,我又想起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朱木匠的家也在下家村,许家是外来户,这牲口对许雁一直有企图,却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熊货。珉姐逃到下家村,应该不会告诉朱木匠,可两家又挨在一起啊。

    朱木匠是个憨厚的农民,没有文化,到了天都公司后当了工头,但嗜酒好嫖,珉姐逃到下家村,一定不会告诉他,而不告诉他可能正是李珉最大的失误!

    同在一个村庄,两家只隔一道围墙,可谓声息相闻,岂能有不透风的墙?我隐隐觉得,晚上在墙头听到的或许是真的,事情可能就坏在这个三脚踹不出个屁来的朱木匠手里!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到窗子已经发亮时才好不容易迷糊了过去。感觉只眯了一会,就被一阵吵闹声、打斗声惊醒了。

    原来是室外有男人在打架,一群持本地口音的人正在殴打两个外地人。出老千被抓住是赌客之间的事,这一定是输光了连房费都付不出想偷溜走,刘大满被耿老爷子关了,这些内保们把气都撒在外地赌客身上,打得鬼哭狼嚎不停哀求。

    看了一眼腕表,已经下午二点,原来这一觉睡了整整七八个小时。伸了个懒腰腾身下床,屋内茶几上一片狼藉,小肚子憋得生疼,起来便冲进东头的公共厕所痛痛快快地滋了一泡。

    回到屋内,却见那个叫小四的服*务员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正在收拾杯盘狼藉,见我进屋,抿嘴扭头羞笑,小脸红红的,嘴里小声道,“大哥醒啦,你洗洗抽根烟停一会,饭马上就好呃。”

    我感觉脸上发烧,老子年轻气盛,每回醒来都一柱擎天,刚才又只勒着个小三角,凸头凸脑地真是丑死了。赶紧套上衣裳,端着盆到水池边,轰轰烈烈地洗漱一番。

    天阴如盖,空气潮湿闷热,都阴了几天了,星星点点的小雨丝依然不经不慢地下着,水泥地上湿渌渌的。

    提着毛巾,走过水池南边的松树丛,到前排屋子后窗边,只见里面的玻璃窗子向里开着,外面的纱窗则关得很严。里面的布局和我的103差不多,但屋内没人,咋夜帮助过我的两人正是住这一间,此时门从外面锁着。

    回到屋内,见又有两个服*务员已将饭摆好,白米饭,一盆炖肉粉条,一盆云豆炖小公鸡,一盆韭菜炒鸡蛋,一盆炒大头菜,一瓶留侯醉。两个服*务员叽叽喳喳地与小四嘀咕着啥,三人不时低声窃笑,离去时还将垃圾都带走了。

    “大哥快吃吧,看一会凉了!”

    小四没走,她乖巧地将风扇对准桌子。瞅了她一眼,见她穿白衫蓝裤,脚上着半跟塑料凉鞋,年龄比燕儿还要小一点,象邻家小妹一般。我坐下狼吞虎咽,稍倾就将酒菜一扫而空。

    小四挂好蚊帐,擦拭完室内灰尘,就静静地坐在炕沿看我吃饭,扭头见她正直直地瞅着我,目光相遇,她脸一红柔声说道,“大哥桃花姐让我告诉你,说天都来人了,让你千万别离开桃花坞。上午金在贤大哥带人开始巡逻,非本店客人严禁进入桃花坞!”

    看来气氛有点紧了,我心事重重地问道,“金在贤是谁?”

    “金大哥是桃花姐堂兄,管安保部,是耿爷爷的命令!”

    小四战战兢兢地道,似乎对这个金在贤很畏惧。

    “天都来人了?她说来的是谁?”

    我脱口问道。

    展旭日是刘风平的人,咋天连连失手,肯定会向刘风平、荆拥军报告,这魔头一定会派好手来,这让我愁上心头。好恨咋晚那对半夜野合的男女,否则咋夜起码我已经检查了下家村的老村委。

    “不知道呀,桃花姐没跟我说。”

    小四摇了摇头,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我看一眼腕表,才午后三点十分,心里蠢蠢欲动,还是犹豫了一下。金桃花说天都来人了,耿老爷子则让金在贤封锁了桃花坞,看来形势很严峻。肖乐一再嘱咐我住桃花坞,在这里起码是安全的,而且现在又是白天。因此我决定听从小丫头的忠告,等天黑后再行动。

    小四这才提着碗筷走了,不一会就气喘吁吁地回来了,似乎怕我会不听话偷跑了一般。

    她提着一袋小香瓜、一袋葡萄和几张报纸,将报纸递给我,自己就去水池边洗瓜和葡萄。我接过翻一下报纸,有泰东日报、天都晚报和莱东广播电视报,前面几版都是企业承包改革、安置下岗职工、招商引资、引黄工程等主流专题新闻,天都晚报末版中缝一则《启示》引起我注意。

    《系列妇女失踪案引起关注,市局重奖提供线索者》,大意是说这两年天都南城区接连有五名年轻女青工失踪,现在市局成立以千家诚局长为组长、以仼栐隶为副组长的专案组,正在加紧侦破此案,市民提供有用线索,将受到最高一万元奖励。

    又是妇女失踪!

    我无声叹息,只要这世上有庄西风、荆拥军、柯云露这样的恶人存在,李珉、陈越的悲剧便会一直重演下去。五名妇女失踪才成立专案组,非要等引起社会关注时,公安局才会重视破案。而李珉身为优秀企业家,失踪三年了,却无人关注!

    烦躁地扔掉报纸,我吐掉烟蒂起身收拾随身带的装备,小四端着香瓜和葡萄进来,见状吓坏了,抱住我的胳膊小声哀求说,“大哥这白天呀,不定多少人盯着你呢。桃花姐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的,金大哥说我要看不住你,就要把我烤了下酒,求你了好么?”

    我只得委糜地坐下,心里七上八下,不管来多少好手,老子今晚也要去下家村。记挂着金桃花说有东西要给我看,便点上烟深吸一口,说道,“行我哪也不去行了吧,老板娘上哪去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