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五卷 浴火重生_第91章 坦诚交底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根本无需前戏,此时这个白领丽人、公关专家已经俏脸潮红,星眸微闭,爱潮泛涌,嘴里呢喃嘤嘤,“唔,姐可不想放跑未来中国三石产业的东家。”

    “你咋说呀这是?东家永远是老板娘。”

    我吸吮着、蹂躏着她的香舌,随意说道。

    美人在怀,我哪里还管啥中国三石产业。再说老板娘不过随便一说,我知道那不过是套路,是对我李三石使用激将法。老子好赖是铁道帮大哥,自然熟谙这种驭人的套路!

    李秋月却已情难自抑,她突然翻身而上,蠕动着圆润肉感的肉臀,我们不知不觉中融为一体。她嘴里还在感叹着,只听她说道,“臭小子你祖上真是烧高香哟,董事长是拿你当女婿、儿子,你说姐姐不得侍候好东家么?”

    这种做爱时的撩拨,我自然更不会当真。

    但她又告诉我,说李珉、陈越和京儿姐弟失踪后,董事长曾亲到莱东寻找,回来后大病了一场,躺了一个多月,差点熬不过去,公司转型发展计划也就被放下了。这一回幸好我立场坚定,影响了董事长,否则小小的盘古家具厂就在林亦非的眼皮子底下,想出头遥遥无期啊。

    李秋月柔情似水,却只允许我梅开二度,就再不准动她了。见我又蠢蠢欲动便捧着我的脸亲吻着嘴唇,柔声说小乖你得听话赶紧睡一会,要不然董事长该心疼女婿怪我了,晚上这场大酒你也少喝不了的,晚上的会议又要费不少脑细胞。

    我只得委糜地看着她撅着圆润的白臀下床,进卫生间冲了一下,穿上一件红色长裙走出,一边用梳子梳理着秀发,一边看着我嗔笑道,“嘻嘻,小乖就那么迷姐姐呀?别出死样好不好,都给你你两次了的,馋猫。”

    或许是年龄渐长,李秋月与三年前完全不一样,似乎多了些母性,完全一付是母亲对儿子、姐姐对弟弟的爱怜口吻。她扭着腚走到门口,又回首小声道,“只要你能找回老板,以后姐姐随便你!”

    说着那秀眸电了我一下,轻轻关上门离去。

    室内刹时安静下来,我只得强逼自己冷静下来。想马上睡一会,可与董事长进行了长谈,脑袋里灌进了太多太多的震撼信息,一时又难以入眠。

    李珉、陈越和京儿姐弟的下落让我忧虑,老板娘刚才的话更是犹如惊雷,让我心里惊涛骇浪一般,翻卷激荡。

    三年前,在林伯生的南洋资本和李小小的城市资本联手打压下,泰东装饰家具集团刚刚易手。但现在,作为泰北本土乡镇产业资本的代表人物李枫云,凭借这些年在家具业积累的资本,却象母狼一样又盯上了偏僻的都南山区,盯上了马文好的红莲集团。

    资本逐鹿的世界,依然是一片自然丛林,危机四伏,成王败寇,步步惊心。更象一片浩瀚的海洋,大鱼吃小鱼,追逐杀戮的游戏从未停止。只要你居于食物链的某一环,便既要杀戮果腹,又总会成为被杀戮的目标,成为别人的食物。如果你居于食物链的最底端,你的人生便是悲怆的,天生便难逃被猎食的命运!

    那么我们天都公司呢?

    转型进军矿业,就能逃脱掉这一宿命吗?

    市场经济是规则鲜明的游戏,产业资本想逃离这游戏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是资本的悲哀,也是它作为国民经济血液的强大生命力所在。你想远离被猎食的命运,便只有在这游戏中东征西讨,努力让自己强大起来,居于食物链的最高端,余无他途!

    胡思乱想着,好不容易刚睡着,却又被李秋月叫醒了。

    睁开眼,只见她拉开窗帘打开窗子。窗外已经暗淡,原来太阳坠落西边山背后,暮色渐重。她回身揿着开关关上空调,走到床前将蚊帐挂到钩上,嘴里说道,“快起来了石头,马工和大家都来了,在前院等你呢……”

    藏青长裙下圆润的翘臀就在我眼前晃动,我伸手掳着她的蛮腰揉捏着,触手肉乎乎软绵绵,她咯咯咯笑着一屁股坐在床边,俯身吻着我的嘴唇,秀发飘洒到我的脸上痒咝咝的。

    她吸吮着我的舌头,小声问道,“想好如何应对大家的质询了么?”

    我闻言怔了一下,提心吊胆地问,“老板娘都定了,马工他们会反对吗?”

    李秋月说道,“大家都是跟着李老板当年闯出来的,对公司的忠诚没问题。但周焘写的报告大家都看了,连我都觉得不太靠谱……”

    我放开她坐起身,握着她的小手说道,“辩论我不是大家对手,想说服所有人我真的没那能耐。但秋月姐你相信我,只要进了都南山区,我敢断言大家一定会觉得有干头!”

    与李秋月又腻歪一会,我穿衣起来跟她下楼。走到中院时她突然意有所指地说道,“王汝民夫人和女儿突然来访,她们与董事长是亲戚也是盟友,你可得当心点哟!”

    我不明白她“当心点”是啥意思,可这丫头却又抿嘴不言了。

    王汝民是泰北重型工业机械集团(简称泰北重工)的董事长,他的夫人叫蓝丽英,他们夫妻二人一手创办了泰北重工。蓝丽英与老板娘李枫云还是姨表亲姐妹,也就是两人的奶奶是亲姐妹。她们同为泰北巾帼豪杰,同时还是闺密。

    泰北四大家族的另两家宋家和陆家,因宋军到省城发展,陆红远走祖籍河北沧州,两家在泰北已经式微。而王汝民的泰北重工,是陈如柏、李枫云夫妇的泰东装饰家具集团最重要的战略盟友,两家企业一向联系亲密、襄助互暖。

    走到前院内,只见灯光黯淡没一丝动静,我觉得这安静有点诧异,果然朱敏突然打开了葡萄架上的小灯泡。于是,人便一齐出现,从马建国开始,女多男少,每人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真是软玉温香抱满怀。几个臭娘们见我小石头出来了,似乎有苦尽甘来的感觉,竟然感动得都啜泣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