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五卷 浴火重生_第41章 索命2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春寒料峭,寒风砭骨,结了冰的卫生间内,他们让我头顶一盆冷水从早晨站到晚,双腿打颤站不住了,盆里的水便兜头浇下。

    或者干脆用自来水管猛滋,给你来一次冰水浴,一般体格的犯人坚持不了三天,便会感冒发烧倒下。但我扛过去了,整整三天水刑体罚,我甚至都没感冒!

    老子运气好,幸好现在不是夏天,否则管教们更变态的招数是喂蚊子。

    想想看,每天夜里你被吊着,只能默默承受着,听凭蚊子小咬叮咬。

    如果你挣扎轰走已经叮了一半的蚊子和小咬,就会有更多的嗜血小虫前赴后继。每天早晨,你的脚边会躺一地圆周滚滚的蚊子,那都是被撑死的,这情景该是多么恐怖!

    十天后,市局政治部宣传处长陈文章突然带队来所里检查工作。我李三石好歹也算“名人”,陈处点名要我参加座谈,丘社会这才不得将我暂时放了出来。

    我走出吕家大院时,浑身伤痕累累,瘦得皮包骨头。

    “小子给我听着,丘所让告诉你,会上不准乱讲话。”

    返回二大队监舍号房的路上,管教郑文虎威胁我说。

    “郑管教你放心,我快被你们玩死了,说不说还有意思么。”

    我有气无力道。天都公安内部情况复杂,这个检查、调研组长陈某人来头我不清楚,我怎么可以随便告状。

    “李三石你听着,陈文章是个书呆子,你愿说就说吧,等调研组一走,丘所不扒了你皮我不姓郑!”

    郑管教果然暴跳如雷,一付很不屑的样儿。

    回号房换上干净衣裳后,我波澜不惊地参加了座谈。

    轮到我发言时,我向检查组谈了自己思想情况和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决心。

    我甚至在发言中检讨自己修水渠不好,被关进重教室反省,痛定思痛,决心再加一把劲好好改造。

    容先锋没有到会,座谈会由副所长丘社会主持。原来容先锋痣疮犯了,住进公安医院做手术,劳教所暂由副所长丘社会主持工作。

    陪在陈文章身边的丘社会神情高度紧张,那张黝黑的脸膛肌肉颤动着。偶尔目光瞥我一眼,当听到我汇报被关进重教室时,鼓胀的眼泡充满杀气。不时揉揉彤红的酒糟鼻,生怕我说出对他不利的事,从而惊动检查组。

    陈文章驻所检查,这确实是个书呆子,又是当着丘社会的面发言,我不敢明说,但还是隐晦地告诉陈文章我目前的处境很危险。

    但我悲哀地发现,这个政工干部根本没有关注我。

    回到号房后,我每顿饭后都会令劳教人员帮我到小卖部买馒头、猪蹄、周村烧饼、符利集烧鸡等狂补,准备迎接丘社会新的摧残。小卖部里的东西价格是外面的四五倍,但我拼了,几天后我又生龙活虎起来。

    这几天我并没有找机会想接近陈文章或检查组,但丘社会防范甚严,检查组的人再没有进入二大队的大院!

    3月的最后一天,市局政治部驻所检查组检查、调研三天时间,他们离开两天后,我就被丘社会再度关进了吕家大院内的重教室。

    这一次丘社会和二大队的管教们变本加厉,但对我李三石而言,实在不值得再一一细述。因为,警察的手段翻来覆去也就那些,我的神经已经麻木,我的肉体对非人的折磨、噬心锉骨的疼痛已经有了“免疫力”。

    这些年血泪斑斑的经历,该承受的这些年我都承受了,现在只剩下信念,只要你丘社会不消灭我的肉体,只要这架高等生物的机器还有一口游丝,我李三石绝不会下去!

    而所有所有的恶魔们,你们就将生活在恐惧和不安之中,你们的将来就不会有安全感!

    检查组面前我差一点揭穿他们,让丘社会惊魂三日,这一回这个丑陋、猥琐的条子断不会让我再有活着走出吕家大院的机会。

    就象当初落到墨城路派出所焦海宁手里一样,丘社会上的“手段”开始是大常套,吊打是家常便饭,手脚被木杠抬着转圈,浑身遍体鳞伤。三个畜牲用砖头让我坐老虎凳,让我感觉腿都要断了,痛不欲生。或许怕留下把柄,这酷刑他们没敢用第二次。

    我一次次地昏死,又一次次地顽强醒来。

    每次醒来都象生命在天国那美好的世界闲逛一圈,又一次次重回这个千疮百孔的躯体。但我面色平静,既不哀求也不哀嚎,甚至已经不再会笑,更没有看这些恶警察一眼,仿佛对生生死死波澜不惊。

    于是,在又一次我醒来后,几个帮凶害怕了。他们不敢看我的眼睛,都悄然退出重教室,酷刑摧残竟然这么奇葩地无疾而终,我也堪堪躲过一死!

    丘社会没想到会出现这一手,他自然不会自己弄死我,那样他就需要费尽心思说个明白。但但祭出了最恐怖的手段,这个手段是饿刑。

    他每天只让我吃一顿饭,一个拳头大的玉米窝头和半盆冷苞米糊。

    当时我已经奄奄一息,我的精神再强大,可濒死时腹中无食,感觉不到饥饿感,只觉得自己已经处于半死亡状态。

    当时在我的潜意识当中,我甚至觉得自己离真正的生命终止也就丁点距离。

    想到失踪的李珉和孩子们,每天中午,我都用肿胀、麻木的双腕,捧着窝头颤抖着一口一口咀嚼强咽下。

    手指肿成一团,开始时一个窝头我得拼上全身力气才能吞咽下。

    一盆冷玉米糊,我象狗一样趴在水泥地上,得拼上个把小时才能喝干,不敢浪费一点。

    强烈的求生欲望,竟然让我的躯体经受住了考验,我又渐渐能坐了起来。

    躯体机能开始恢复,便真实感到了饥饿,锥心挫骨的饿呀,饥肠碌碌,头晕眼花,浑身无力。

    体罚、酷刑并不可能,但饥饿太可怕,可重教室一无可食,我几乎绝望!

    丘社会已变成了一头没有感情的恶魔,他的目的很快就要实现。而二大队共有六名管教是他的死党、帮凶,这些人或许都被他收买了,也变成了一群毫无人性的恶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