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二卷 虎口夺食_第60章 寿诞8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这池家兄弟也是奇葩,兄弟同槽,这口味也太重了些。

    余崇神态黯然,一吐为快,“我很冷静,没有动武,丢人的事闹大没脸。但今天上午,池县长将池兵、池民关在家里,两人右腿都被打骨折了,住了院。刘欣然却毫无悔意,她说就是要报复我不听她话,非要来这兔子不拉屎的破山区。我们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孩子归我,她一大早就坐车回省城去了。”

    老子虽然年轻,还不知道婚姻生活是咋回事,但也失恋过,海誓山盟的陈小春也抛弃了我,我们真特么是一对苦鬼啊。

    段淡仁打破尴尬,“石头,后天与马文好的事该咋办?”

    我问余崇,“明天晚上张家寿诞,马文龙来都南肯定是为这事,你也要出席的吧?”

    余崇不知何意,点点头不解地看着我。

    我说,“明天晚上,我跟你去,争取与张公子、张公主搭上话。”

    “这怕不行。”

    余崇猛地摇了摇头,“县委、县政府天天有会,有时一天几个会,我却一直呆在北山镇,连秘书也没带。虽然是挂职副县长,书记、县长、副书记、副县长还是颇有微词。因此,我们一起出现不好。另外,没有请柬你进不了一招。你是没见过那兄妹俩,虽然不象池家兄弟那么低级、嚣张、霸道,但各局局长、乡镇书记、镇长,他们一样都不放在眼里的,何况……”

    我有自知之明,当然明白余崇的意思。何况我李三石不过天都一个小混混小流氓,跑这几百里之外来用段淡食的钱搞一个小铁矿,说白了就是替段某人打工的,张家寿诞我压根就上不了门。

    但我已经深思熟虑,因此告诉他和段淡仁,“这个80大寿我一定要去,只要能在宴席上出现就是胜利,对后天与马文好的谈判,便会有作用。”

    第二天傍晚,老汪开着车将我送到都南县城。这是一座山区古城,始建于元至元二年(1336年),南有峨嵋山、凤凰山,北有白虎山、青龙山,东依荆山,西望禹王山,群山环绕着都南河边狭长一片盆地,它的规模都没有天都市大的乡镇大,但却是一个兵家要地,是齐都市腹地。

    县一招在荆山西麓,范水岸边,绿荫覆盖,泉水淙淙,十分幽静。老汪将车开过范河石桥,停在一招停车场上。等天黑下来后,估计寿诞前面的庆寿环节已经过去,我一个人提着一个笼子、一包花翎,走向巡检楼。

    都南县因元至元二年设巡检司时开始建治,因此县一招为纪念这一历史事件,便将宴宾楼取名为巡检楼。此时一楼大厅内高朋满座,觥筹交错。书记母亲寿诞,没有请柬,门前四个着红色旗袍的迎宾姑娘非但不放我进去,连台阶都不让上。领班是个高个姑娘,还把我训斥了一顿,让我赶紧离开。

    门前仍很繁忙,进进出出的客人都着正装,女人花技招展,男人或西服扎领带,或着板正的中山装,那前胸口袋里自然少不了一支钢笔。而我提着一包羽毛和一只藤条编织的笼子,虽然着t恤、西裤,但还是很象是一个在城里读书的山里后生,也难怪姑娘们警惕。

    我对为首的高个迎宾求情说,“姐姐,我是来送寿诞花翎的,请柬忘带了,你挡着我不怕张总怪罪啊?”

    领班一脸敌意,目光里带着蔑视,根本就不听我说啥。

    见我提着一个兔笼来贺寿,与另外三个迎宾捂着嘴切切笑,笑毕又面带厌恶地嘲笑道,“这野鸡毛倒是不错,以为乡下走亲戚呐,提着个活兔子来给贺寿?还请柬丢了,去去去,也不嫌丢人现眼。”

    我有点恼,放下兔笼,掏出烟正要点,这个高个迎宾竟然提着兔笼送到台阶下,然后上来挡着我,嘴里威胁道,“这里不许抽烟,你敢再胡闹,我不通知警察来抓你!”

    “咔嚓”一声,我点亮了烟,深吸一口看着领班,豁出去道,“不怕吃不了兜着走,你就叫吧!”

    果然领班快速走进巡检楼大门旁边的一扇小门,一会二个警察从里面出来,上来不由分说就将我控制起来,想拉进小门。我厉声正色道,“我可是张玉琦总经理让我来送寿翎的,如果你们不怕提责任,我可以跟你们走!”

    这些警察根本不听,其中一个警察见我反抗,便“啪”“啪”甩了我两个耳光,还在后腿弯踹了一脚。

    领班站在一边看着笑话,那幸灾乐祸的眸子满是鄙视,目光能杀人,嘴里还小声骂了一句,“呸,乡巴佬,活该!”

    我被打懵了,眼前金星直冒,两手反射性地护着花翎。

    进出的客人都诧异地看着我,让我无地自容。二个警察不由分就要押我走,我知道只要我走进那小门,一顿暴打难免,甚至会被关起来,最重要的是这趟差事也就彻底砸了。现在唯一的希望是闹出动静,才可能吸引里面的人注意!

    于是我挥手也甩了那个瘦警察一个巴掌,同时高声警告,“混蛋,你们知道我是谁……我是张总派来送寿翎的,耽搁了正事,不怕脱警服吗……”

    就在此时,宴会大厅的门果然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细长个、一身深色西装的青年人走出门,快速回身掩上门,这才低声怒喝道,“你们闹腾啥,不知道今天有重要活动啊?”

    领班赶紧上前告状,“周秘书,你快看,这人没请柬还很狂,提着活兔子来贺寿,还不听劝,硬要往里闯!”

    周秘书却对警察低声怒喝,“先放开他,象什么话!”

    二个警察赶紧将我放开,悄然退到一边。我赶紧理一下被弄乱了的寿翎,不敢看周秘书的眼睛。

    周秘书上下看了我一眼,“你是谁的客人?”

    秘书就是首长的身边人,看警察对周秘书的畏惧,我便大约猜出他是谁的秘书。于是我理好寿翎,用不由分说的口气说,“周秘书您好,我是来送寿翎的,请你赶紧通报张玉琦老板,不要耽搁了大事。”

    “好,你稍等!”

    周秘书听说我是张玉琦的人,看了一眼寿翎,转身快速进去通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