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一卷 黑暗丛林_第39章 分道扬镳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到了第二年的初冬,寒冷提前到来,灾难也降临这个破烂的小院!

    那天夜里,赵多、赵余姐妹俩瑟瑟发抖,躲到了当做储藏室的西厢屋内,不知此事该如何收汤。庄爷爷悄悄去请村支书张朋山的老伴来为赵小亦接了生,这个苦难的妇人痛苦折腾了一夜,到凌晨时诞下一个女婴,只可惜这个不知道应该姓庄或姓李的女婴,未能发出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声呐喊。她历经千难万险勇敢地挤出母亲的产道来到这个世界,眼睛还未来得及睁开,就被闯入上头房的少年庄西风残忍地扼住了细小的脖子!

    女婴被掐死后,庄西风用一块小毯子裹着她幼小的尸体抱出屋。两个老人在正屋炕桌上相对枯坐,一个劲吸烟,堂屋内烟雾缭绕如梦似幻。院子内,我和张华山、刘希玉、赵尚河、周铁军等人顶着寒风就站在厚帆布门帘外,当看清庄西风抱着的是婴儿的尸体,我们都目瞪口呆,魂飞魄散,自然拒绝帮他的忙。

    庄西风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便提着镐头,一个人悄悄将女婴尸体挟到铁道沟沿下,砸开冻土层埋了。第二天我战战兢兢地发现,婴儿被野狗刨了出来,粉红色的小毯子被撕成碎片,那可怜的小身子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一只与泥土冻在一起的婴儿半只脚。要知道,那时的庄西风虽然象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其实差一个月才满十五周岁啊。我悲愤地用小毯子裹好婴儿残脚重新掩埋了,多少年过去后,每想起这一幕,我心里都十分难受堵得慌,无法言说,浑身战悸!

    当天晚上张朋山老伴目睹着这一切,赵小亦已经昏死过去,庄西风就是在张朋山老伴的眼皮底下残忍地掐死了女婴。老人受到强烈刺激,她一屁股瘫坐在大盆边的地上昏了过去,手中用来剪脐带的剪子扎入自己的棉裤伤了大腿都毫无知觉。这个当年埋地雷炸过小日本、扛枪打过老蒋的老游击队员,醒来后一步步挪回家后就一病不起,躺了月余后黯然离世。

    这一次,庄爷爷没有打孙子,但是他将孙子的衣服、书本等全部清理出扔到巡道房外,然后手提着大铁锤,将懒在木板床上的孙子扫地出门,再不允许他踏进巡道房一步。当时正是大寒流,庄西风穿着单薄的衣裳,面向巡道房跪下叩了三个响头,然后用破编织袋提着自己的东西顶着寒风离去,那倔强的背影渐渐远去,一次也没有回头。

    本来,庄西风是铁道沿线这些野孩子的头,没人敢违背他的号令。但掐死女婴事件发生后,张华山、刘希玉、赵尚河、周铁军、路英雄等兄弟因良知未泯,怕遭天谴,便坚决与庄西风划清了界限。奶奶受刺激病死后,张华山自然要将账记在庄西风头上,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们都与庄西风势不两立,比张华山、刘希玉等人小四五岁的我便成了他们的头。而曾经跟着我和庄西风战天斗地的三十余个弟兄,只有几人追随庄西风离去。

    说起来,这帮混迹在铁道沿线的小子都不是善茬。

    张华山江湖浑号逻辑张,极善于推理和商业经营,是军师的角色。刘希玉是天都市传奇式的盗匪,江湖雅号阳春圣手,世人只闻其名,并不知阳春圣手就是刘希玉。赵尚河外号猛一刀,是张飞式的不要命的主,打打杀杀时总是提着大砍刀冲在前头。其实,这些兄弟论个人战力都胜过我,甚至连老五周铁军、老六路英雄等人,比拳脚我根本不是人家对手。

    但我虽年少,却胜在脑袋中坏主意层出不穷,再艰难的坎跟着我也有办法趟过。于是,我便成了这群野孩子天然的灵魂。其实很多时候这些流氓混混并不甘心听命于我,尤其是猛人赵尚河一直不服气,可没有我小石头,这帮野孩子就是一盘散沙,在各山头围剿中便弱不禁风,会沦为过街老鼠,最终也只有跟着我他们才能混下去。

    这就是所谓“铁道帮”的秘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被父亲李成栋家暴后不久,星期天时我和陈小春去了西留侯村,在赵小亦家里吃了午饭。爷爷、庄爷爷巡道未归,陈小春先吃完饭就和赵多、赵余到下头房摆开了战场下跳棋去了。玩跳棋我们这群人中谁也不是赵多、赵余姐妹俩对手,陈小春一直不服。

    正屋炕上,我半倚在被垛上在翻看着《知音》,有一篇《我该不该答应“教育”儿子性知识》深深地吸引了我。那是一个母亲写的,这个母亲听从丈夫的授意,竟然用自己的身体来排解儿子青春期的性躁动,这让我十分震骇。赵小亦盘着腿坐在炕桌后,正在帮陈小春改毛衣。陈小春想给我打一件毛衣,但菱形花总是打错了位,她是来向赵小亦讨教的。

    这情景很温馨,母子情深,我就是想黏在她身边。我爱我的妈妈美丽的慕容老师,可阴差阳错我们却不能生活在一起。因此,自从阴婚事件后开始,我最喜欢的就是住在赵小亦的小院里,也很黏她。她是个读书人,知道我的心理,因此体贴、爱护我,有时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后,她会象亲妈妈一样拥抱我、鼓励我。这一次在家里挨了家暴,赵小亦听陈小春说了后心疼得抱着我哭得稀里哗啦的。这不是母子胜似母子的亲情,让陈小春、赵多、赵余都大为嫉妒,也非让她拥抱一下才算完。

    此时她见我被《知音》吸引了,知道我在看啥,脸不禁红了一下,说,“石头啊,别看那东西了,那作者肯定不是真正的母亲,胡编乱撰。有一件事别人都不知道,婶一直想跟你说呐。”

    我将书放下,抬头看她一眼,见她眼光躲闪着,我不禁脸也红了一下。自从发生了她和庄西风的事情之后,我们在一起偶尔会脸红。我说,“我觉得也不是真的,嘿嘿,扯得有点荒唐。婶啥事啊,有事你说,我听着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