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一卷 黑暗丛林_第10章 京山幽境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她们慌张地钻进吉普后座坐好,我驾车扭头向西,顺着黄山路向延安一路方向飞速驶去。

    躲进巷内的那汉子已经报信,柯云露、汪小飞的人马一会就会找到这里。千家诚是天都市主管刑侦的第一副局长,不管是落柯云露还是警方手里,我和两个小女孩下场都一样。幸好傍晚路上车和行人不多,但路面坑坑洼洼跑不起来,发动机咆哮着,吉普车剧烈颠簸跳跃,一路上险象环生,短短十几分钟折磨后,终于有惊无险地驰到延安一路边的京山底下。

    公路边斜坡上有路通向山脚一群高大的老建筑,那是天都市社会科学院和炮台遗址陈列展、展览馆,当年德占时期是一座小兵营。京山德占时期此山称俾斯麦山,日军占领时期改名万年山,解放后又更名为炮台山或京山。

    我脚下猛踩油门冲上坡道,将车开进社科院和展览馆大院外的停车场东北角上停下,旁边是一辆不常开的东风小解放,这里不太受人注意。此时暮色四合,天上隐隐有雷声正越来越近,黑云沉沉,视线朦朦胧胧。两个嫚紧张地不离我左右一步,我摘下车牌扔向栏杆北边的山上草丛中,锁好车门,揣上一把铁钳,领着她们顺着栏杆寻找入口。

    京山面积数平方公里,主峰只有海拨不到二百米,但因山脚都挖山盖了住宅小区,因此四周山势较陡。从80年代初开始,天都市将京山适宜观景的地方辟为炮台山公园,但整个京山四周都建有铁栏杆。我们走了二三十米,在离停车场不远处,找到一处豁口钻进栏杆内,然后顺着人们进山溜弯、锻炼的小道,在黑暗中艰难地向山上走去。

    丛林茂密,山涧小径蜿蜒曲折。我们避开晚上锻炼的人群,从南坡顺着弯弯曲曲的游山小径和登山石阶路,盘环曲折走向山顶。这里是周边市民晚上避暑休闲的胜境,山麓处的风景墙、西部山脊上的"沁心亭"和北山坡上的儿童游乐场,都游人密集,人声鼎沸。

    在朦朦胧胧的光线中,我们跟着几个溜弯的人后面顺着游山小径一路走到山巅炮台遗址,几尊大炮在黯淡的光线中威武地对准东面的海面。这里视野开阔,进出天都港的轮船灯火辉煌,尽收眼底,但黑沉沉的巨炮已经成为文物,成为历史的见证,仿佛在无声诉说着当年曾经的辉煌、苦难与屈辱。

    顺着炮台右侧的台阶小径上行,到望海平台,平台上建有怡然亭、山巅风景墙等建筑,游人浏览完炮台,可以在这里小憩。那时山上还没有路灯,只有亭子北边崖壁顶端的山巅平台上,有一座大院子,丛林掩映,灯火辉煌。黑暗中,一个巨大的圆球矗立在山巅。

    这是海军的一个雷达站,通向山巅平台的台阶口竖着一块牌子,朦胧的光线中能看清是“军事禁地 禁止浏览”八个字。

    小径和平台四周的山坡上长满半人深的荒草和灌木,这一路上两个嫚紧紧抓着我的海魂衫,歪歪扭扭地跟在后面。雷雨将至,夜晚的怡然亭黑暗僻静,没有游人,走进亭内两人一屁股坐下喘息着。“大哥,上面是你的部队么……我们就躲……这?”稍微文静的那个小嫚望着高高的台阶战战兢兢地小声问。

    虽然傍晚时我救了她们,可跟着一个并不熟悉的“海军战士”夜晚跑到山上,远处天宇隐隐有雷声滚滚而来,四处都黑黝黝的,两个小丫头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我没敢回答她,老子不过喜欢穿海魂衫和蓝军裤,哪是什么海军战士。这要让她知道老子是少年犯,准吓得尿裤子,打死也不会跟着我上山。

    另一个性格泼辣的小嫚似乎很有见识,她安慰说,“萧静,大哥是对的,我们只有躲到部队,他们才不敢来找我们。否则我们躲那,都逃不出他们手心。”

    “可我们总不能在这山上一直躲下去,我们不上班啊?”这个叫萧静的文静女孩愁怅道,显然她这荒凉的景象已经让她恐惧、后悔。

    但她们还是跟在我后面战战兢兢拾级而上,走到一半是一道栏杆铁门。铁门后还有一道长长的台阶,通向山顶平台上的营区。门岗是一座小房子,值勤的男士兵伸出头,见上来三个人,正要驱赶,我赶紧问,“请问,吴越站长在么?我是她老乡小石头。”

    “这么晚会老乡……你稍等。”

    士兵很不耐烦,本想训斥我,一看见我身后两个小美女,顿时语调变了,又听说是找他们站长,便嘀咕了一声,还是不情愿地拿起电话向山顶的营地通报了一声。

    不一会,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白衬衣蓝裙子的海军女军官从台阶顶端快步走了下来,如仙女降临人间一般。走到跟前拉着我的手惊问,“真是你啊臭石头,你不是……这是咋了,又打架了?”岗亭顶上灯并不亮,但她还是看清了我的熊猫眼。又看了一眼两个小嫚,眉头蹙起,目光警惕,神色严厉地问,“这大晚上你带着两个嫚在山上乱跑干嘛,她们是谁?你们……”

    两个嫚紧张地捏着我的破海魂衫,生怕我会将她们扔在这黑暗之中的大山上。我赶紧打断她,“哎呀姐,我都饿死了,你能不能让我进去喝口水再审问?再说我又跑不了,要做了坏事我敢往你这营房里跑啊,那不是自投罗网?”

    吴越笑了一下,带着我们走上高高的台阶。崖壁顶端是一个大院子,平台很大,她叮嘱一声,“各班正在开班务会,别乱吵吵。”

    到了她的房间,也是雷达站的办公室,她让我们坐下,给我们倒了水,又摆出一付警察对待犯人的嘴脸,严厉地看着我。我和两个小嫚一人喝了一缸子水,看着她一双好看的眸子,我说,“姐你别急好吧,一会我全坦白,行了吧。你先弄点吃的,饿死了。”

    “小祖宗,你别给我耍心眼,要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吴越伸手想给我一个爆栗,可见我头肿胀成一团,眼眶乌黑一团,胳膊上也有伤,便瞪我一眼走了出去。

    一会又带着一个女兵走进来,手里还提着药箱,我以为是卫生兵,小脸圆圆的。女孩给我处理了胳膊上的伤口包扎好,伤口不大,疼得并不厉害,但我呻吟着、哼哼着,卫生兵咯咯笑,“小家伙,你少装。就扯开点皮,会疼成这样?”我不再装了,她又检查了一下我头上和身上的伤,讥道,“看着被打成猪头,其实都是皮外伤。轻伤不下火线啊,你干嘛不继续打?”

    我只能尴尬地嘿嘿苦笑,头上一阵阵胀痛,让她小手这么上下一摸,感觉好舒服。卫生员瞪了我一眼,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看了一眼两个小嫚,扭头对吴越感慨道,“站长,小家伙被打成大熊猫了,这得多大仇啊。”

    吴越烦恼地说,“唉,小曹你不知道,这熊孩子三天不打架,太阳能从西边出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