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一卷 黑暗丛林_第7章 绝地反击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船长赵建军坐在驾驶台上,稳稳地掌着舵。事发突然,船体嘎嘎作响,令人心悸,这个一向沉稳持重的船老大也略显紧张,话筒里的声音变了调:“报告柯总,海底可能发生地震,我们这里应该是震心。奶奶的见了鬼了,这个阴气沉沉的鬼海域,或会发生危险涡涌,我们需要马上返航!马上返航!”

    地震?原来海底竟然发生了强地震!

    更诧异的是,赵建军话音未落,海面瞬间又神奇般地变得风平浪静。白云悠悠,晴空万里,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田昊狼狈地从甲板上爬起,不禁魂飞魄散。陈琪琪望着白雾茫茫的海面,脸色也变得腊黄,双目迷离尤如微醺。原来她产生了幻觉,犹如在梦境中,嘴里喃喃自语:“难道是陈小冬那死丫头作怪?”柯云露拍拍陈琪琪肩头安慰,她心事重重地说:“柯哥,我们还是回去吧?”

    海面虽然安静了,柯云露遥望着波谲云诡水雾茫茫的海面,在深不可测的海底似有什么鬼怪正在虎视眈眈地窥视着海面,这魔头心里也隐隐有一股不安、恐惧之感,鬼喊礁果然诡异难测,因此他表面沉稳心里一直战战兢兢,便下令:“返航!”

    发动机轰鸣着,垂钓艇掉转船头,顶着烈日向天都市方向仓皇驶去……

    ************

    说起来好笑,田昊这个杀人魔头其实很迷信,他竟然怕鬼,且胆小如鼠。将陈小冬沉海都已经过去四五天了,他现在仍提心吊胆,晚上战战兢兢的,一个人不敢睡眠。

    他是庄氏副总陈琪琪的小情人,因此他并不怕柯哥会杀他。只要他把陈琪琪侍候舒服了,这个在三界都吃得开的美女蛇就能施展自己的一身媚功,把柯哥牢牢抟在手心里。他也不替古人担忧,想得到《清明上河图》的是林老板、庄老板。再说,田昊也一直不相信民间传说,千余年来临摹《清明上河图》的人怕有成千上万,陈如柏当年就是真的从古船上挖出此画,谁又能保证它就是真迹?

    他真正担心的是惨死的陈小冬放不过他,夜里惶然不安,担心自己一闭眼,她的鬼魂会张牙舞爪地蹦出来索他的命!

    见一个衣衫破烂、上面是道道白色汗渍的高个“海军战士”走进来,田昊知道我李三石上钩了。此前他并未见过我,此时睃了一眼,窃喜之余心里满满的都是鄙夷,嘴里用居高临下的口吻厉声呵斥道,“呵呵,你就是……当兵的,看你一身臭烘烘的,咋了想管闲事?老子与对象在闹别扭哈,不想挨揍就少掺和,赶紧特么的滚蛋!”

    “屌!”

    我轻哼一声,算是回应。

    我对田昊的恫吓很不屑,此时我血脉贲张已经进入战斗状态。偷袭是我的拿手好戏,嘴里国骂出口人已疾步上前。胖青年正抡着胳膊“啪啪啪”左右暴搧妇人的胖肥脸,另一个精瘦干练的小伙则将两个梨花带雨般的小美嫚牵出内室门外,我悄然手指弹动,石子飕飕掷出,“啊”“啊”两声惨叫,一胖一瘦两个小伙同时额头中弹。

    偷袭神威显现,瘦个小子顿时松开了两个小嫚的手。石子威力不小,他摇晃一下,“嘣”地一声,后脑勺撞到门框上,赶紧用手揉着额头的大包。而胖子到底皮实,只是抹了一下额头,就再度举起蒲扇般的熊掌搧向妇人。就在此时,他的粗手腕被一股巨力瞬间攥住,电光火石间我一个反关节,将其胖大的身子拧向身后并狠狠撂倒在地。

    “轰——哗啦——”一声巨响,惊天动地。胖大个象一堆沉重的肉砸到地上,将身后的一张餐桌生生砸塌,桌上的酱油醋、碟、面汤、碗筷洒了一地!

    这动作很帅很酷一气呵成,但我也是捅了马蜂窝。田昊没想到老子这个“哭包怂”出手会这么狠,他和精壮小伙嗷嗷叫着扑了上来,躺倒在地的大胖子则一把抱住我的双腿,我猝不及防,被“轰”地一声掀翻在地,并砸倒了另一张餐桌,碗筷醋瓶落地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噪杂声。胖子力大无穷,巨大的身躯山一般死死压到我身上,象在少管所劳动时背着大麻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好虎架不住群狼,面馆内都是桌子板凳,地方太小根本腾挪不开,老子是虎落平阳,被压在黑乎乎、油腻腻、湿渌渌的肮脏地面动弹不得,脸上沾满黑乎乎的油腻、泥垢、烟灰。田昊与精瘦小伙已经气到疯狂,他们拳脚相加,如雨点一般落到我的脑袋上、身上。

    从古至今,当英雄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当年上小学时,庄西风强奸女同学谢静、卓越,被我用板砖拍晕。事后我受到庄西风暴打,差点打死,躺了几天才能下地,也落下了严重的耳鸣毛病。此时脑袋受到重击嗡嗡嘶鸣成一片,外界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但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即使陷入绝境甚至到了最后一刻,我也会寻机各个击破,从不会放弃翻盘的希望。混战中我护着头顶的左手恰巧碰着了躺在脑袋后面的一条小板凳,便不假思索地拎着板凳腿猛地横扫过去,并准确砸向骑在我身上的“飞机头”那胖大脑袋。

    “嘣!”“啊——”

    一声闷响,一声凄厉惨叫,令人胆颤心惊,剧情突然间神奇地反转了。

    幸好这个倒霉的胖子经验丰富,劲风扑面,他完全是反射性地偏了一下脑袋,不然一定会脑浆迸裂。他躲过了一死,但小板凳还是重重地椎到他半边肥脸下部。巨大的椎击和冲击力令他“噗”地喷出一团血雾,其间夹着几颗血淋淋的牙齿,身子一软被我掀向一边,他竟然一下晕了过去!

    我拎着小板凳借势从地面一跃而起,抡圆了一招狠似一招砸向田昊与瘦小青年的项上人头,飒飒的破空声令人心悸。田昊慌乱之中快速后退,抄起长板凳招架着,并灵巧躲闪到靠门边的一张餐桌另一面,随时准备外逃。可瘦青年右腿被倒在地上哀嚎的胖子和一张桌子腿绊了一下,他躲闪不及,我瞅准时机,手中小凳直直地砸向他肩膀上的“飞机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