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海荒岛 - 第一卷 黑暗丛林_第4章 星探和钓嫚 我从监狱出来的日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心里正烦着,这吵闹声、撕打声,令我感觉晦气感到超级无聊。

    三年前老李家因爸爸妈妈感情生活太过复杂,儿子又是个流氓混混,于是乎夫妻吵嘴、父子打架是常事,家里无一日太平,没少受到逍遥大院内邻居们的鄙视和白眼。一家有一本难念的经,谁家也不比别人家太平,其实生活原本那样,那些看我们笑话的人有的过得比我们家还要不堪。站在小店窗台前的凉棚下,我懒懒地点起一支二马,吸了一口,心情象乌云重重的天空一样黯淡,浑身提不起一点劲头儿来。

    老态龙钟的17路公交车,哼哧哼哧步履蹒跚地爬到了车站,刹车声很响,激起一阵尘雾飞扬远去。就象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不小心没夹住放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响屁,把自己吓得直喘。我正要抬脚去上乘公交车,嗡嗡嗡的噪声中,瓜摊凉棚下人们交头接耳、吵吵嚷嚷,隐约听到了“田昊”“火坑”“两小嫚真可怜”等几句零乱的话。这几个词并不连贯,但却一下子攥住了我的心。

    早在少管所内时我就听说过,“小广东”田昊开的风月城舞厅其实就是个脏店,因搞流氓淫乱、流氓舞会曾几度被警察查抄、关门。但后来“小广东”归顺了庄氏集团,名气却变得越来越大,在天都市民眼里,风月城始终蒙着神秘面纱。现在细细听众人议论就搞明白了,呵呵,原来并不是夫妻怄气或兄弟掐架,而是“星探”田昊正在抢嫚,这是要绑架两个小美嫚,谈“恋爱”是幌子,弄进庄氏美女培训流程才是目的。

    这“星探”和“钓嫚”,是那时候的行业术语!

    1983年舞禁初开,交谊舞、摇滚、迪斯科开始大流行,舞厅如雨后春笋遍布城市各个繁华路段。天都是沿海开放城市,那时已经有几家高端舞厅。而越是高端的舞厅越需要美丽、风骚的伴舞女郎撑场,服务项目当然不止单纯的伴舞这么简单,这些专职伴舞女郎在普罗大众嘴里又叫女流氓,一般女孩不经过培训是干不来的。于是便有了在芸芸众生中物色美女、培养“高级伴舞公主”这一职业,雅称“星探”。

    所谓的“高级伴舞公主”,当时俗称女流氓,也就是后来的三*陪女,只是80年代还没那名词。

    当然,被“星探”发掘出来的“明星”不止于伴舞、陪侍,还有更加神秘、荒淫的“艺术沙龙”。到1985年,由于国门打开,社会更加开放,人体油画展在各沿海发达城市率先火爆起来。庄氏集团副总陈琪琪组织了一个地下高端“艺术沙龙”,沙龙一般在大型垂钓艇上举行。垂钓艇开到海上后,再由画家为上层社会人士讲解西洋人体油画佳作欣赏和绘画技法,并“学习”画人体,深入“了解”人体结构。于是,这些被“星探”钓进风月城的美女,很多人会成为供人赏玩的“人体模特”!

    天都市曾先后被德占和日占,外来人口多,自古出美女。星探本来属于一个高雅的职业,主要工作是在人群中发现、挖掘能成为明星的少男少女。舞厅的“星探”其主要工作是“钓嫚”,即把那些惊为天人的美少女吸引、引诱到舞厅中。其基本套路是,让年轻帅气的“星探”以谈“恋爱”为名,主动搭讪美少女或少妇。利用女孩爱慕虚荣心理,风度翩翩的“星探”们钓到手后再诱其习舞、玩乐,最后顺理成章伴舞、伴唱、陪酒、陪睡。

    套路并不高明,但一套程序走下来,再传统、矜持的女人,最终的结局大体一样,一般都会零落成泥成为不知廉耻、令人侧目的女流氓、“女模特”,再难做回普通人。从1983年秋季那场“严打”开始,这些年因在流氓舞会、流氓舞场聚众淫乱而被抓起来的女流氓,每年都有数十人,很多人就是被“星探”花言巧语钓到手后带下海的。

    此时马路边正停着一辆白色大发面包车,驾驶座外窗子玻璃下方,“风月城”三个蓝字十分清晰,证实众人所言不虚。马路对面,一辆白色三菱吉普、一辆灰色面包车静卧在路边树荫下,车窗关闭,里面的人正在向这里观望。这哪里是“钓嫚”,这是精心策划的一出复杂的大戏。怪不得长途车会被“警察”引导到延安路上,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柯云露在这里设了一个局。他深知我李三石最看不得以强凌弱,明知老子会出手相救,然后就可名正言顺地将老子再弄进去,同时两个嫚也飞不出他们手掌心。

    真是好算计,一箭双雕。

    我汗毛倒竖,身上战天斗地的细胞渐渐从麻木状态中苏醒、激活了!

    仅仅半个小时前,妈妈殷殷的叮咛,她那秀发上已经出现的零星白丝,现在都被我一一忘诸脑后。将破旅行包往柜台角一扔,在众目睽睽之下,“噗”地一口吐掉嘴里的半截烟蒂,再平静地掏出二马弹出一支,“咔嚓”一声点着并深深吸了一口,仰起头呈仰望星空状,再悠悠地吐出一团翻滚的烟圈。

    旁边的西瓜摊凉棚下,人们都愣了一下。他们都一脸惊讶甚至是钦佩,在他们眼里这个张扬的高个“海军战士”目光寒冷,分明是路见不平,准备出手相助了。我很享受人群的这种惊讶和崇敬,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弯下腰象系鞋带一般,捡了两块碎石子攥在手心,掀起日什店旁边的门上珠帘,斜叼着烟施施然举步晃悠进面馆内!

    小小的面馆里早已乱成一团,一胖一瘦两个烫着“飞机头”的男青年正对一大两小三个女人大打出手。穿着短袖绿叶牌衬衣、青色西装短裤、戴着墨镜、玉树临风般的高个青年,自然就是“星探”、“小广东”田昊了,此刻这色魔嘴里叼着烟、嘴角挂着讥笑,一只脚踩在小板凳上,手里摇着纸扇,正悠然含笑欣赏着两个手下欺负三个女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